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もう一回 (HQ及影)

*03/26 HQ only無料

 



及川最不喜歡、卻也最常聽見影山說的一句話,就是「再一次」。

 

初中的時候,影山為了向及川學習跳發球的打法而苦苦相求,即使受到及川無理的對待仍不氣餒,終於迫使及川在某次練習結束後,特別發了一次球給影山看。

雖然及川並沒有特別講解或放慢動作,而且在練習比賽時也能看見他的發球,但影山仍注意到及川特別專注地將球向前拋,雙手自然向後擺動,配合助跑在發球線前躍起,揮出手臂時手掌恰好集中落下的球體。

伴隨著清脆響亮的拍擊,白色的球筆直地朝著網子另一面飛去,落地後反彈至界外,氣勢猶存。

當球不再移動後,及川活動了一下肩膀,並沒有轉頭看向影山,而是轉向另外一個方向準備離開。當及川拿起椅子上的球袋時,一直保持沉默的影山突然站在他身後,說話的聲音雖小但卻堅定。

 

「再一次、可以請及川前輩再發一次發球嗎?」

及川收拾東西的動作停頓片刻,過沒幾秒就又恢復原本的動作,將東西都塞進球袋後一鼓作氣地拉上拉鍊。

啪唧一聲,拉鍊拉上了。及川沒有回話,影山也沒有繼續追問,整個體育館空蕩寂靜,與不久前眾人群聚練習的情況相差甚遠。

最後及川終於回頭看著影山,看進對方澄澈明亮的眼睛,看見裡頭的堅持與渴求。他張口想要說話,應該如何嘲諷似的踩碎這個小子的希望、亦或態度輕慢地敷衍,但最後看著影山的臉,及川卻什麼都沒有說,就這樣轉身走出體育館。

他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願意發那一球給影山看,同樣的,他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無法果斷說出拒絕。

 

後來及川離開了北川第一,再後來影山也離開了球隊中最年長的身分,他們兩個又站在同樣的年級差距裡互相對峙,不同的卻是從球網的同一端,變成了隔著網子互相對視。

分明是如此巨大的差異,但及川卻有種「啊,和以前一樣」的感受。影山再一次出現在與自己相抗衡的世界裡,這個事實讓及川莫名的急躁起來,卻無處宣洩。

看不下去的岩泉曾經建議及川放下成見,直接找影山談談,只是及川還沒想清楚要找影山談什麼,對方就先找上門來。

 

及川盯著眼前九十度彎腰、姿態方正的影山,明明是他先來找自己的,卻緊張的像是短路的機器人一樣,渾身僵硬。及川忍不住笑了出來,迎上影山略為錯愕的目光,嘴角彎起輕挑的弧度。

「說吧,有什麼事情。總不會還要我教你發球了吧。」

事實上及川並不覺得自己在排球上有什麼事情能夠教導影山,這點或許是及川之所以一直看不慣影山的原因之一吧。

「那個、如果說在重大比賽前,岩泉前輩吵著要……」

「停停停,你要嘛就直接說,別用那種彆腳的比喻。是小不點的事情?」

「……對,日向他──」

及川看著影山低垂著視線的臉龐,專注敘述的神情在明亮日光照射下閃閃發亮,使及川不自覺地伸出手,但隨後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便不著痕跡地收回半舉的手臂,爬梳了一下頭髮。

「所以呢?你就對小不點說『按照我傳的球去打就好了』?還真是霸道啊,飛雄。」聽完影山的敘述後,及川斂起笑容,儘管話語的內容滿是挑釁,但語氣卻很平淡。「你有努力去回應他嗎?你托出去的球,真的是小不點想要的嗎?」

 

影山聞言愣了愣,呆滯的表情讓及川的心情飛揚起來,然而影山的下一句話卻差點讓及川踩空腳下的階梯。

「但及川前輩也是吧,回應什麼的。」

「吶?你說什麼呢?我可是有好好的回應每個隊員的喔,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及川頓了頓,再次開口彷如呢喃:「所以我才討厭跟你一起打球啊。」

「唔?及川前輩,你剛剛後一句說什麼?」

「什麼都──沒有──」及川哼唱般地說。

「請再說一次、」

「很多話說第二次就沒有意義了唷。」及川強硬地打斷了影山的話,臉上又浮現那抹看似輕鬆的笑容,「嘛,但如果你堅持,親我一下我倒是可以考慮看看。」

 

看著影山一臉腦袋短路的樣子,及川少見地在影山面前發出爽朗的笑聲,走過影山身旁時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陽光明媚燦爛,緩緩步下階梯的及川一邊應付著猛的問答,一邊分神看著階梯上反射的細碎陽光。

竟與方才影山眼中的光亮有些神似。

 

及川本以為那句影山沒有聽清楚的話在兩人之間就此揭過,但似乎只是他單方面的這麼認為。

與烏野一戰落敗,既意外卻也不意外。畢竟比賽總有輸贏,而獲得勝利的從來不是強者,而是勝者。然而及川從沒認為自己的高中排球生涯會在此劃下句點,也許他的意外感更多是因此而生。

但是當及川踏出校門、走上回家的那條路,卻在半途就看見不應該出現在這附近的黑色制服時,心中感到的意外竟更加鮮明。昏黃的夕陽染紅了影山的白色襯衫領口,乍看之下有些怵目驚心,但卻遠比不上影山那雙瑩亮雙眼引人注目。

「小岩,今天你先走吧,我跟飛雄聊聊。」及川向身旁的岩泉這麼說,語氣平淡的像是在說今天的點心是奶油麵包一樣。

「你沒有對別人幹什麼吧?」岩泉來回看著及川和影山,但瞧及川的神色正常,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聳聳肩就離開了。

 

「好啦,有什麼事情嗎,飛雄?」

及川站定在影山面前,腦中突然想起兩人之間似乎所有的交流都起始於自己的這一句話,彷彿兩人之間是關係淺薄、僅止於認識的前輩與後輩,不由得在心裡苦笑。

「該不會是特地來跟我炫耀的吧?我可不記得你有這種壞習慣,還是……」及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突然往前踏步的影山抓住了手腕,不自覺地噤了聲。

沉默在兩人之間擴散,但影山明顯潮紅的耳廓出賣了他的不發一語,彷彿鼓足勇氣般猛然抬頭,幾乎與被夕陽染紅的晚霞同樣顏色的臉龐正對著及川。

「及川前輩之前說過的吧,」影山刻意粗聲粗氣地說:「如果我、親、親你一下,你就會再說一次。」

「呃?」反應不及的及川稍微回想了一下,才明白影山所說的話語,盯著影山的雙眼細細瞇了起來,像是在打量影山這麼問代表著什麼意涵。

 

「是啊,我說過。」

及川語畢,聽見他這麼說的影山登時雙眼睜大,接著握緊雙手猛一閉眼,傾身就往及川的方向靠近。不明所以的及川還沒搞清楚狀況,一股溫熱的柔軟觸感就擦過自己的臉頰,眨眼之間,兩人又恢復了方才互相凝視的距離。

及川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模樣有些笨拙。

「……你還真的做了。」

「是的。輪到及川前輩了,那天到底說了什麼?請及川前輩再說一次。」

 

及川咧嘴一笑,想起當時說的那句話,卻突然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現在還是同樣的心情。

就好像是現在的他,對於影山的「再一次」,似乎也沒有那麼厭惡了。

 

「啊呀,我當時好像沒說是親臉頰吧?嗯?」

影山聞言一臉大受打擊,張嘴吶然說不出成句的話語;見影山如此,及川露出了好大一個笑臉,反手握住影山的手掌,邁開步伐往前走。

他在思考著,或許可以跟影山這麼說。

 

──真希望哪天可以再跟你一起打球。

 

就這麼說吧。

 

 

 

 

 

 

FIN.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會這麼在意我說了什麼?」竟然不惜犧牲色相作為代價,怎樣都不像是影山會做的事啊,及川心想。

「因為,呃、」影山猶豫地說:「我好像聽見及川前輩說什麼討厭……之類的,所以有點在意……」

因為害怕你討厭我,因為想知道你為什麼討厭我,就只是這樣子而已,影山暗想。

 

「哦──」及川拉了一個長音,「那你一定聽錯了,被太陽曬暈了。」

「什麼?」

「因為我說的不是討厭,是喜歡。」

「唔?欸?」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