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戀愛相性一百 (HQ黑月) 04

乍暖還寒的初春時節最是容易著涼感冒,但這對畏寒的月島而言並不是太大的困擾,冬季的衣服要直到接近初夏才會完全收起,向來注重身體狀況的黑尾也都會特別留意天氣,所以兩人皆是與感冒一詞無關數年的人,也很久沒有看醫生吃藥了──沒想到卻在這個許多同事掛病號的時候,黑尾也跟上蒼白著一張臉上班的風潮,病因不是感冒或流感,而是急性腸胃炎。


「你確定不請個早退回去休息嗎?業務部應該也有其他人可以分擔一下你的工作吧?」

中午的休息時間,月島和黑尾在員工餐廳用餐時,忍不住關心看起來面色不佳的黑尾。前一晚月島才陪吐了一整晚的黑尾去了鄰近醫院的急診室,打了一針又吊了一袋點滴後才回家,現在黑...

戀愛相性一百 (HQ黑月) 03

黑尾是個風趣而容易相處的人,不僅是高中時對他的印象如此,如今在公司裡,多數人對黑尾的評價也不外乎是這幾個形容詞。表現亮眼,但卻不會過於突出,工作範圍內的事項也都能盡責完美地達成,前陣子還跨部門協助了業務部的突發狀況,獲得上司的讚賞與青睞。不論是與黑尾共事或交往都非常輕鬆,於公於私皆有相同感受的月島有時也會忍不住懷疑,兩人這樣看似單方面的關係究竟可以持續多久。

他自認對黑尾的態度與旁人無異,不是會主動邀約他人的類型,即使是興趣相關的事也很習慣自己進行。與黑尾交往後,月島自覺給予黑尾最大的特權,大概就是讓對方以各種荒誕的理由硬闖進家裡耍賴或過夜。某天月島突然反思,倘若自己站在黑尾的立場,名為...

戀愛相性一百 (HQ黑月) 02

最終黑尾還是抵不過生理的需求,就這樣躺在沙發上睡了幾個小時的回籠覺,再次醒來時原本曬在腳上的太陽已經溜到窗戶邊,身上連條毯子也沒蓋,一時之間黑尾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睡夠了所以醒來,還是被冷醒的。

坐起身一陣抖擻,感覺不久前吃下肚的早餐已消化殆盡,黑尾站起來在屋內隨意走了幾步想找點東西塞牙縫,這才想起從月島家提回來的保溫壺還沒打開。扭開保溫壺的蓋子,裡頭裝著的蜂蜜檸檬水溫度正好適合就口喝,黑尾沒有花太多時間就喝完了,驅走胃裡最後一點不適,卻更彰顯飢餓的存在感。打開冰箱拿出之前吃到一半的袋裝洋芋片,抬頭確認牆上時鐘的時間,盤算著等等出門吃個有點晚的午餐,回程時再順道去買些東西,回家後再來進行...

戀愛相性一百 (HQ黑月) 01

月島向來淺眠,即使設好鬧鐘鈴響時間,也總在鈴響前的幾分鐘就先一步醒來。加上經過高中社團的晨練作息洗禮後,就算是無事的休息日,也會在固定的時間起床梳洗,屬於無法賴床的體質。但自從跟黑尾交往、並且時不時被迫接受同床共枕之後,也稍微懂得了賴床的美妙滋味──但這個早晨顯然並不是適合賴床的早晨。一如以往,月島提前醒來按掉枕旁的手機鬧鐘,反手拉開身後的黑尾環抱在自己腰際的手,並轉身試圖搖醒睡得迷糊的黑尾。

「學長,醒醒。」月島推了推黑尾的肩膀,見對方連眼皮也沒抬,鍥而不捨地又輕推。「黑尾學長。」

「有,我醒了,我醒了……」黑尾仍閉著眼,重獲自由的雙手將標的轉向頭旁的枕頭,以一個奇異的姿勢將臉埋進枕...

初め (大菅)

澤村大地正面對至今十七年人生中最令他頭疼的一件事情,甚至比半年前新進的白目學弟打飛訓導主任不可說的假髮時,更令他頭痛煩惱。他面對攤開的衣櫃和攤在床上的數件衣物,竟想不起以往的假日自己究竟都穿怎樣的便服搭配出門。

──對,他,澤村大地,不知道要穿什麼衣服出門赴約。

雖然想以平常心待之,赴約的對象也非陌生的人,但……思及此,澤村煩躁地抓著頭髮,吐出一口長氣。

眼看快要趕不上約定的時間,澤村半放棄地抓了一件米色襯衫與墨綠色的毛衣,又匆匆穿上鐵灰色的夾克便出門了。走出門不過兩步路,便發現自己沒把手機帶出門,旋即返回屋內找尋,一來一回又花了一些時間。


當澤村小跑步趕到...

發文後馬上屏蔽 我啥也沒做又解除 LFT到底是有什麼問題(哭笑不得)

看見的聽見的吃到的 (HQ!!大菅)

1122 いい夫婦の日おめでとう~!

一點閒談放在最後面:")


喀噠、喀噠。

列車行駛發出的碰撞聲在停靠月台時轉變了聲響,車站門啪滋地開啟,車廂內廣播傳來制式的女聲,一些人走出車廂,另一些人走進車廂。

原本坐在座位上的澤村與菅原,在看見抱著小孩的女性走進這節車廂後,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菅原就把手上的大提袋放到澤村腿上,將位子讓給那位女性。年約三十的女性應該是小孩的母親,挽起的頭髮盤在腦後,露出的頸項被嬰兒背帶勒出幾道深痕。小孩看起來是足歲的年齡,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盯著菅原瞧。菅原見狀也注視著小孩的雙眼,隨後緩緩地彎起嘴角,小孩像是受到牽引一樣,在母...

太開心了為了讓全世界(←)知道我收到一張多麼池面的大地所以上來炸屍!!!  @水鬼 你說你這樣對嗎,吊飾太太太可愛了😂😂😂😂😂😂!!!!!!

我不知道LFT到底要逼人逼到什麼程度才滿意。今天一打開後台差點沒被嚇倒,都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文章了竟然一口氣被屏蔽這麼多,要修改也無從改起...........

雖然現在比較少寫文貼文以及在這邊活動,但我很珍惜曾經的留言,有些稿子也確實只有放在這邊(我手邊連存稿都沒有)。幾度冒出離開但又打消念頭,是因為tag的功能有時候會讓某些不認識的同好突然點一整排小紅心,即使沒有留言我也會覺得很感動,有種「啊~是某某作品的同好呢」的開心。

但現在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是時候放棄這邊了嗎......Q_Q

指向針 (HQ!!鎌二)



「我說啊,在這種天氣出來旅遊到底是誰的主意啊?」

頭上戴著毛線帽、脖子也圍著厚實圍巾,身穿羽絨大衣的二口語畢後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把身體往座椅裡面擠了擠。為了不讓車窗上附著霧氣妨礙駕駛,車子裡的空調調整成吹向車窗的冷氣,但由於前方交通堵塞,坐在駕駛座的鎌先還是必須不時拉下車窗擦拭後照鏡的鏡面。

一樣畏寒的鎌先臉上也沒有什麼好表情,間歇的雪勢讓他駕駛車輛的心情更加煩悶,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什麼這個季節和我們一樣瘋狂、往北跑的人這麼多!」

「某人還信誓旦旦地說一定遊客很少之類的。」

「這樣損我讓你很有成就感?」鎌先趴在方向盤上,將手上的手套脫下扔給坐在副駕駛座的二口。

「幹嘛?」

「戴上,少廢話。為了滑手...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