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排球大菅】日之花10(FIN)

前情提要→ X 



「……那為什麼不去告白呢?」菅原忍不住開口這麼問,說出口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話。

聞言,澤村臉上竟泛起略為苦澀的笑容,但很快地就被眉宇間輕鬆的神情所掩過。

「我想對方可能對我沒意思吧。所以還沒有告白的打算。」

「喔──大地也有害怕的時候哇?」菅原故作俏皮地說:「既然這樣為什麼不給中島同學一個機會?也許你們很適合也說不定。」

「怎麼回事,我怎麼不知道你有當戀愛顧問的興趣?」

「僅限澤村大地的戀愛顧問喔。」菅原轉身,舉步前回首望向澤村。「我只是覺得那個女生看起來不錯,是個好女孩。把握高中最後一年談一場戀愛也不是壞事啊?」

想作為你最堅實的後盾,支撐著你與整支隊伍邁向我們朝思暮想的舞台。不論是友情的喜歡或是愛情的戀慕,最重要的是我們一直走在彼此的身旁;就像以往兩人相處的時候一樣,可以毫無顧忌地交談、放鬆地微笑,往前邁步的時候知道身後有個人會看顧著你──這樣的安心存在,除了你之外不會有他人。

菅原握了握掌心,逸失的溫度一點一滴流散在腳下的陰影裡。他轉回頭,看向樹蔭之外的燦爛陽光,試圖抹去視線裡殘留著的澤村面容。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澤村的聲音從後頭傳來,菅原抿了抿嘴,腦中瞬間閃過無數思緒,最後畫面停格在記憶中那個神色詫異的澤村,以及自己所陌生的、不知該如何應對的兩人互動。

正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是維持著這樣的關係,如果改變所必須承擔的是關係惡化的風險,那我寧願繼續保持現狀──在班級裡是能互相詢問課業的同學,在球隊裡是能提點對方缺失的正副隊長,閒暇時間裡是可以一起出門逛街購物的朋友。

這樣就足夠了。菅原垂下眼簾,如此心想。不想破壞一起前往春高舞台的夢想,希望自己還能自然地站在澤村的身旁或身後,這樣就足夠了。

「大地你自己怎麼想比較重要吧?」菅原朗聲說道,在邁出步伐的同時這麼說:「即使大地有了女朋友,我們也還是好朋友啊──」

 

在菅原踏出陰影的剎那,澤村向前踏步並伸手抓住了菅原的手腕,一股力道迫使菅原不得不轉過身好維持住身體的平衡;比起視線驟變的訝異感,菅原先一步注意到的是澤村手掌微涼的溫度,畢竟一直以來澤村的體溫都比自己還要高一些,從來沒發生過澤村的掌溫比自己還要低的情況。

感到意外的菅原抬頭想看清楚澤村的表情,恰好此時吹起一陣風,吹動了樹梢與樹影,正午的陽光在樹影搖曳下將菅原的視線照成一片炫目的光亮;菅原忍不住低垂著頭瞇起眼,待這陣風停止後才緩緩睜開雙眼,率先占據感知的是嘈雜喧鬧的蟬聲。

──蟬?

反應不及的菅原先是愣在原地,下一刻才感覺到曬在身上的陽光熱度有些炙人,被衣物遮蔽的肌膚很快地就冒出濕悶的汗水,吹過身體四肢與髮梢的風也帶著溫暖的氣流,是紮紮實實的夏天。

「菅?」

菅原順著對方呼喊的來源方向望去,只見澤村站在自己面前,兩人之間隔著一步的距離牽著彼此的手,相連的手臂上交錯著樹蔭與日光的模糊分界。熟悉的景象讓菅原慢慢收攏心神,看向澤村與其身後蜿蜒窄小的小徑,試探地詢問看起來滿臉困惑的澤村。

「呃、大地,我們現在是在集訓合宿對嗎?」

「嗯?對啊,在東京跟其他四間學校一起集訓。你還好嗎?看起來有點沒精神,是不是中暑了?」

「不,我沒事,應該沒事。」菅原扶著額頭,揉按著浮躁不安的太陽穴,同時感覺到澤村的手掌傳來一如既往的溫暖體溫,讓菅原不自覺地嘴角微彎。「我們是來找向日葵的對吧?」

「嗯,應該就在前面了。」澤村將視線移至菅原後方的草坡,正要跨出腳步的時候聽見後方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跫音,回首張望片刻後,在澤村與菅原視線的盡頭出現了一個女孩子的身影。

是中島。

「啊,是彩香。」澤村這麼說。

菅原看著澤村的後腦勺,原本清醒的意識又再度搖晃起來,傳入耳中的話語彷彿是另一個星球的語言,雖然每個音節都準確被腦部所吸收,卻無法解析其中意涵。

澤村放開了菅原的手,轉身走往女孩的方向,霎時間菅原的心中湧現強烈的既視感;看著澤村與女孩對話的模樣,兩個人手搭著手、低垂著臉害羞微笑後相視而笑,景象和諧如畫。菅原緩緩將手指收緊,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留下深淺不一的印痕。被風吹動的樹梢讓樹影有如海潮來回吞噬著菅原的下半身,一頭淺灰色的髮絲在日光中舞動,彷彿呼救。

「教練那邊好像有事情要集合隊長,我必須先過去了。」快步走回菅原面前的澤村這麼說,臉上掛著的笑容帶著些許歉意,「菅要一起回去嗎?還是你一個人沒問題?」

「你先跟……中島同學一起回去好了,我就不當電燈泡啦。不用擔心我,我又不是一年級的小朋友。」

菅原拍拍澤村的肩膀,又向後退了一步,於是整個人都沐浴在陽光裡;澤村沒有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但還是伸出手抓住了菅原來不及收回的右手掌。

 

這是他們從一年級剛開始打比賽時就建立起的習慣。初次接觸高中排球比賽氣氛的兩人,總是會因為賽前的緊張而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誰先提議起的,因為緊張而冰冷的手指與掌心互相交疊、直到兩個人的掌心都恢復正常的溫度為止才鬆開手掌。要是因為手指伸展不靈活而受傷,對排球員來說是莫大的危機啊,特別是舉球員--剛開始的時候澤村總是一邊這麼說、一邊抓住菅原的掌心不斷搓揉。即使是到日後,不論是澤村或菅原都已逐漸習慣比賽的步調,這個場前確認的小習慣依舊沒有改變。

是一種儀式,也是信號。

 

「看起來下午的練習賽應該沒問題,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要隨時跟教練還有老師說啊。」

菅原垂眼看著被握住的手掌,而後抬頭看向依舊笑得溫和的澤村,須臾後也瞇起眼彎起一抹微笑。

「我知道。」

「那我先走了,如果有看到向日葵記得跟我說喔!」

 

菅原目送澤村與中島的身影直到看不見為止,彷彿過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之後,菅原原本上揚的嘴角弧度才趨於水平。炙熱的陽光與喧囂蟬音依舊圍繞著菅原,背對著廣大茵綠的草坡,上方是一片燦爛無雲的晴空,菅原微微仰起頭,終於忍不住闔上雙眼。

澤村看向自己的眼神裡已經不再存有那份灼熱的情感,這本就是自己期望的,但為什麼、在體會到這個事實的同時,會感覺到胸口如此的滯悶呢?

菅原回想起過去記憶中,每一次與澤村互相凝望的時刻、並肩而行的時光,以及交換彼此不知道的日常瑣事回憶;會不會、自己之所以想與大地一起前往全國大賽,並不是因為他們同班兩年多的好同學、好朋友,不是因為同為社團的主要幹部,而僅僅是因為他是大地?

因為他是那個別人無法取代、在菅原心中無比重要的澤村大地。

 

菅原身後綻放了無數盛開的豔黃向陽花,但他沒有走進那些花株之間,甚至連轉頭眺望都沒有。

新生的花朵在豔陽底下綻放朝氣與活力,卻不會再是同一朵太陽擁有的向陽花。屬於這個夏天的向日葵已經凋謝了,在很久、很久之前的那個夏天。即使只是伸手可及的距離,如今也無比遙遠。

 

 

 

FIN.


謝謝陪我走到這裡的各位。對不起給了一個非常像BE的結局......如果我說我堅持這其實並不BE會不會被扔雞蛋(艸
(線索藏在小細節裡呀>D<(被打
日之花的故事到這裡告一個段落了。對我來說它的確是個有完整句號的故事,花之日則是另一個有關聯的後續故事。
很久沒有寫長篇了,在寫作的過程中也發生了非常多事情,能夠寫到這裡最感到意外的應該是我自己(笑),如果這個故事能帶給任何人一點共鳴或是感動,那麼就是我最開心的一件事情了。
可以的話我也很樂意收到任何感想或交流想法!歡迎用任何能連繫我的管道告訴我:D

最後再一次謝謝大家。也謝謝古館老師讓我遇見澤村跟菅原這兩個天使(抹淚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