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工商】【台灣排球ONLY】【青城中心】

《青色終點線》


封面:ALO
作者:MT‧月
刊物規格:A5右翻本,繁中直排,兩萬字多一些,70P
售價:150 NTD
販售場次:排球ONLY(11/14) @D02,CWT41(Day 1)


內文/試閱:
→ 【金田一勇太郎】
→ 【渡親治】
→ 【花卷貴大】
→ 【松川一靜】
→ 【矢巾秀】
→ 【國見英】
→ 【京谷賢太郎】
→ 【岩泉一】
→ 【及川徹】
→越過終點線 (不公開番外)


這裡也貼一下!11/14週六見 />3<...

【及川徹】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球鞋摩擦木質地板的聲音。

看臺上的應援團與觀眾,人群聚集,或低語或高聲交談。

球袋放置在椅子上的聲響,水瓶裡的發泡錠發出嘶嘶融化聲,球車被匡噹匡噹地推動。

沾附於指腹的石灰粉,牢牢套在腿部的護膝,完全伸展的身體關節。

隊員聚集,目視,擊掌。

哨聲大鳴,吆喝聲起,重複吶喊著同一個名字。


──「青葉城西」!


「阿徹!阿──徹──!起床啦!」一個中年女子的聲音把及川從夢境中拉回。

「唔?嗯?什麼……」猛然驚醒的及川下意識往枕邊一抓,睜開眼睛看了眼時間,下一秒就從床上彈起。...

【岩泉一】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岩泉覺得最近自己皺眉的頻率好像增加了。

雖然及川愛惹事的個性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但最近這位排球隊隊長似乎鬧得更厲害了些,讓教練都快看不下去,叫岩泉去制止這個麻煩鬼。心裡縱有不願,但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事實上也確實只有岩泉的拳頭能讓及川消停些──岩泉還是接下這個任務,在社團練習開始沒多久,就跑出體育館,在校園裡尋找那個沒在練習時間出現的傢伙。

十分鐘過後,當他沿著第二教學大樓旁的走廊跑過去,才總算看見被一群女孩子圍住的及川。雖然及川看起來滿臉的困擾,但岩泉卻在心裡冷哼一聲:若是及川不想被絆住,就算來上百個...

【京谷賢太郎】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排球高速劃過空中,發出一陣聲響,最後以強勁的力道猛擊在球場上。

一瞬間其他交談聲都消失了,目光全都集中於站在發球線上的京谷,本人則是沒有意識到他人的眼神,轉身又拿起下一顆球。

「喂喂,控制一下力道!你剛剛五顆球有四顆球都是界外!」站在場邊負責撿球的矢巾氣急敗壞地說,「不要空有魄力好嗎!」

「我發球就是這樣。」京谷冷冷地說。

矢巾一時氣結,正要衝上去跟京谷好好理論一番時,一旁的及川拿著球走到京谷右側,嘴角略微上揚。

「好啦,矢巾別生氣,讓京谷看看怎樣才是正確的發球練習吧。」

黃綠色的球被拋上空中,及川在...

【國見英】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排球真有這麼有趣嗎?」


下課鐘聲響起,前一刻靜謐的校園剎那間躁動起來,鐘響宛如被點燃的引線,蔓燒校園的每個角落,自然也包含了一年六班。教室內原本各自坐在座位上的學生,此刻三五成群地圍成一個又一個小團體,讓獨自收拾書包的國見更加顯眼。然而當事人臉上卻沒什麼特殊的神情,被其他同學搭話也是淺淺的回應,說不上孤僻也談不上冷漠。

「國見等等要一起去吃東西嗎?」

「欸,你忘了,國見要去社團練習啊。」

被身邊的同學提醒,原本呼叫國見的男同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帶著歉意看向國見。「抱歉、抱歉,一時忘了。排球隊練得這麼勤啊...

【矢巾秀】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橙紅色的夕陽將大半天空塗抹成秋天的色彩,矢巾走在河堤上,遙望滿天雲彩與河水的粼粼波光,若不是渾身黏膩的汗水與腳下炙熱的柏油路,眼前的這幅景色還真有幾分秋意。

──然而對矢巾來說,屬於二年級的夏天確實已經結束了。


河堤旁邊有一片平坦的草地,豔陽西落的黃昏時刻,可以看見一群十來歲的小孩子圍出一片區域,正在玩壘球。站在打擊區的男孩子將手中球棒大力一揮,米白色的球被擊出,飛越零散守備的手套們,半晌後墜落在外野之外的草地上。矢巾聽見孩童們爆出一陣歡笑,幾個男孩子邊笑邊跑去撿球,不分敵我皆是歡騰的氣氛,彷彿分數與...

【松川一靜】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夏季黃昏姍姍來遲,當花卷放輕動作打開體育館大門時,裡頭的練習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趁著沒人留意,花卷躡手躡腳地走進體育館,換上球鞋,反手就將落日餘暉關在門外。

門板闔上的聲音引來場邊人的注目,距離大門最近的岩泉看了花卷一眼,隨即轉回頭盯著場內的練習。見狀,花卷鬆了口氣,想來松川已經知會過岩泉了,否則他一踏進體育館,首先面對的就應該是吵鬧的及川──畢竟要讓及川完全沒發現花卷缺席是不可能的事,也只能拜託松川和岩泉多少轉移一下隊長的注意力了。

第二個發現花卷的人是松川,後者趁著到場邊喝水的空檔與花卷攀談了兩句,自然而然地和花卷一組進行下...

【花卷貴大】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欸,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啊?」

結束晨練以後的社團準備室內,充滿了正在換制服的隊員,有些動作比較快的人已經先一步離開去教室了,由於時間還算充裕,因此也不乏動作悠閒、與旁人談天的人。

矢巾正在把球鞋裝到鞋袋裡,聽到渡這麼問,便停下手中的動作,聞了聞周遭。

「你說的是什麼味道?汗味嗎?」排球社裡都是男生,進行的又是體育活動,準備室內常常混雜著各種體味,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矢巾這麼想。

「不是,是有種甜甜的味道……」渡皺起眉頭,接著便聽見準備室的另一邊傳來一陣嘩然。

渡與矢巾轉過身望向喧譁聲發出的方向,果不其然看見三...

【渡親治】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如果是一年前的自己,一定無法想像現在的情況。甫完成每天固定接球練習的渡坐在場邊,掛在腳踝的護膝有些鬆垮(是時候去買雙新的了),一邊喝水一邊看著場內的發球練習。

新學期開始加入的新生也漸漸習慣排球隊的練習了,雖然今年的新生數量不多,但感覺資質都還不錯。渡用衣袖擦了擦汗,眼前的景象讓他忍不住回想一年前的自己。

青澀,急欲探索,對於眼前所見的一切充滿好奇。


「渡!」

「是!」場內的呼叫打斷渡的思考,他隨即面向球場站起來。

「你的練習完成了嗎?」及川擦著汗說:「要不要來舉一下球?」

「欸,可是教練……」...

【金田一勇太郎】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金田一第一次踏進青葉城西並不是入學式那天,而是前一天。

週日的下午,踏著腳踏車剛好晃到學校附近,看見了一隻模樣奇特的狗(然而現在金田一已經忘記牠的模樣)跌跌撞撞地往圍牆走去,下一秒就不見了。眼角餘光瞥見此景的金田一停下踏板,帶著驚恐與困惑下了腳踏車,把車停放好以後走往方才狗兒消失的圍牆附近,才發現有個不顯眼的側門,不知道是有人忘記、或是刻意沒有上鎖。

站在門前,金田一猶豫著該要離開還是進去看看(說起來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猶豫這件事),就在同時,不遠處傳來一連串清脆的拍擊與撞擊聲,聽起來相當熟悉。

於是當金田一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站在...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