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指向針 (HQ!!鎌二)




「我說啊,在這種天氣出來旅遊到底是誰的主意啊?」

頭上戴著毛線帽、脖子也圍著厚實圍巾,身穿羽絨大衣的二口語畢後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把身體往座椅裡面擠了擠。為了不讓車窗上附著霧氣妨礙駕駛,車子裡的空調調整成吹向車窗的冷氣,但由於前方交通堵塞,坐在駕駛座的鎌先還是必須不時拉下車窗擦拭後照鏡的鏡面。

一樣畏寒的鎌先臉上也沒有什麼好表情,間歇的雪勢讓他駕駛車輛的心情更加煩悶,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什麼這個季節和我們一樣瘋狂、往北跑的人這麼多!」

「某人還信誓旦旦地說一定遊客很少之類的。」

「這樣損我讓你很有成就感?」鎌先趴在方向盤上,將手上的手套脫下扔給坐在副駕駛座的二口。

「幹嘛?」

「戴上,少廢話。為了滑手機不戴手套,然後在一旁喊冷,不覺得這也蠻蠢的嗎?」

「我又不是為了玩才滑手機,行程都記錄在上面......!」

「反正現在卡在車陣裡動不了,也不用考慮折回頭的事了,到下個點再說吧。我記得再過二十公里有個休息站,差不多可以吃午餐。」

二口聞言後不置可否地靠在椅背上向後仰,片刻後將手套戴上,溫暖的溫度與停停走走的車速讓他感到些許睏意,但還是強打起精神與鎌先有一句沒一句地拌嘴,在發現鎌先的手套是指腹部分能夠觸控螢幕(而手套主人卻不知情)時毫不留情地嘲笑了鎌先一把。



時值乍冷的十一月,一起度過的生日次數也終於邁進二位數,彼此都因為各自的業務忙碌而抽不開身,所以約定好在下一個週末來趟久違的小旅行,泡個湯放鬆一下--原本的計畫是這樣的,但經過一番討論後,最終的結果就是下了飛機後的兩人現在正卡在前往札幌的公路上,超乎預期的低溫消耗著兩人的耐心。

就在二口覺得自己實在無法繼續坐著的前一刻,前方車況突然獲得舒緩,抓住機會的鎌先一連變換了兩次車道,在看見休息站的指示牌時打了方向燈往左行,過沒多久就抵達休息站的停車場。待車一停妥,二口就迫不及待地跳出車內,伸直雙手舒展四肢,另一頭的鎌先則慢悠悠地關上車門。

「聽說這裡有好吃的黑糖烤番薯,要去買嗎?」

「好啊。」二口縮了縮脖子,「真的好冷喔,應該差不多要下雪了吧。」

「氣象預報確實有說這幾天有機會下雪。後車箱裡有雪鏈,應該不用太擔心。」

「好想趕快到旅館泡溫泉喔~當初到底為什麼會想要跑到北海道泡溫泉呢......明明仙台也有可以泡湯的地方......」

「因為我們兩個人都沒來過北海道,所以有人就決定要衝兩天一夜的北海道之旅了。」鎌先伸出手揉亂二口的毛帽,咧嘴一笑:「你的記性未免也太差了吧。」

「是因為太冷了!」

二口連忙扶起被弄亂的帽子,嘴上不忘反擊,而天空似乎為了印證二口所言,當兩人走出休息站的販售區時,開始飄落棉絮般的雪片。



「媽媽!你看!是雪!」

「哦噢,是今年的初雪呢。」

「雪~花~雪花飄~」

比二口早一步發現降雪的鎌先還沒來得及告訴對方,就聽見不遠處的孩童興奮地與爸媽分享雀躍之情,附近恰好有幾個年齡相仿的兒童,幾個家庭與零散的遊客聚在一起欣賞不斷飄落的雪片,一時之間聚在一起甚是熱鬧。地面上還散布著晚秋氣息濃厚的楓葉,深紅色的葉片片刻後就與堆積起來的雪花交錯成季節的美景。二口拍落鎌先肩膀上沾附的幾片雪花,細小的冰花禁不起人體體溫的觸碰,隨即融化在二口的手心。

「真奇怪,下了雪反而好像比較不冷了。」

「有嗎?我覺得都差不多。」鎌先聳聳肩,「不過這個時間就下雪其實算早,秋天的楓葉都還紅著,竟然就能看到初雪了。」

二口呼出一團白色的霧氣,但很快地就消散在寒冷的空氣裡。「最讓人討厭的冬天就要來了啊。但至少今年的冬天有個美麗的開始。」



離開休息站前二口從零星堆積的雪花中撿起一片楓葉,帶回車上時附著在葉片上的雪花已經幾乎都掉光了。當兩人再度回到狹小的豐田汽車裡時,原本盤桓在兩人之間的緊繃氣氛已不再,雖然路況因為雪勢而變得更加惡劣,但接手駕駛的二口與坐在副駕駛座上調整廣播頻率的鎌先反而能以輕鬆的語氣聊天,不時還會跟著廣播裡的歌曲合唱。

鎌先有時候會疑惑,他想二口也許曾經也有過類似的想法,不懂為什麼總是爭執不休的兩人最後會走在一起,而且就算交往了也總是為了各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引發口角,雖然事後往往很快就和解,但怎麼想都不太像是穩定交往中的情侶關係--雖然「戀愛」本身就是一件不需要理由的事情,然而在某些時刻裡,鎌先卻又會從兩人無形的默契中,模糊地觸碰到這個疑惑的答案。

像是現在。

鎌先瞥了一眼正在專心開車的二口,對方的側臉讓他回憶起過去學生時期打球的日子,被夏日陽光曝曬而悶熱的體育館內,因奔跑與擊球而汗流浹背,當時也時常有所衝突的他們卻從來不曾在比賽時吵架,並肩攔網阻擋對方得分時會興奮地擊掌,比分落差極大時也不氣餒,更不曾為此用言語攻擊彼此(至於兩人同居後二口對於鎌先衣著的批評,鎌先選擇暫時遺忘)。記得茂庭曾在某次聊天時提起,認為鎌先與二口的默契不錯,幾次守備都有精彩的配合,當時鎌先聽了只覺得是巧合,現在倒是有了幾分同感。



廣播節目的主持人換了又換,終於在傍晚前兩人抵達了小樽市,比起公路上的車潮,小樽市裡的人車並沒有預期的壅擠。雪勢雖然不小但不妨礙行走,於是兩人在小樽公園附近找了個停車場停車,決定徒步觀光與覓食。

沿途經過不少和菓子與甜點店鋪,喜歡吃甜食的兩人一路走走停停,對各式點心品頭論足,當鎌先與二口走到運河附近時,兩人的肚子裡與手上都是滿滿的甜點。

「我還是覺得那間泡芙名氣過剩,味道普通而已。」撐著傘的二口如此評論,但臉上卻掛著饜足的微笑。

「不過蛋糕還蠻好吃的,可惜不方便帶回去。」

「明天離開前可以再去吃一次?」

「好啊,或是等等可以去他們的分店吃看看巧克力。」鎌先替二口拉好滑落一邊肩膀的圍巾,看了看錶上的時間。「差不多是晚餐時間了,要吃點什麼嗎?」

「你會餓嗎?」二口見鎌先搖頭,接著說:「我也是。晚點再買消夜回旅館吃吧。」



天色向晚,二口猜想或許是因為用餐時間的緣故,因此運河兩旁的人潮略顯稀疏,降雪並沒有在路面堆積出太多的積雪,河面則在街燈的映照下反映粼粼波光。灰藍色的夜空將整條河面染成同樣的色彩,在雲層厚實的雪夜裡,櫛比鱗次的路燈看起來就像不閃爍的星星,指引方向。

「聽說二月的時候會點起雪燈,沿著運河兩旁一直延伸到旁邊的街道,很壯觀。」鎌先攬著二口的腰,兩人之間隔著一把傘柄和保暖的大衣,距離其實並沒有拉近多少。

站在兩座路燈之間,也許是藉著天色的昏暗與異地景色,二口一反常態地並不反抗鎌先的親暱舉動,還將頭微微往鎌先的方向靠攏。

「現在也很美啊,我們可是趕上了小樽的初雪啊。」

「正常不是應該說『那我們二月再來一次』嗎?」

「......但是二月一定比現在還要冷,我要考慮考慮。」

「你根本就是懶得出門吧,小心過沒幾年就冒出啤酒肚。」

「明明就你喝得比較多,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鎌先社員。」



他們沿著運河漫步,一直走到二口覺得隔著圍巾嘴唇都還是凍僵了才往公園的方向走去。晚上抵達旅館後兩人先後進了溫泉池,將體內的寒氣趨趕得一點不剩才回到房間。泡湯時因為顧忌其他旅客而刻意拉開的距離在關上房門的剎那消失無蹤,鎌先吻得急迫,令二口在親吻結束時忍不住揶揄起對方。

「剛才是因為賭氣才不買酒嗎?」二口被鎌先壓倒在被褥上,一邊蹭去對方身上的浴衣一邊問,見鎌先沒有回答的意思,便伸手抓住在自己胸口忙碌的那顆頭顱的短髮。「欸,拒而不答是認輸的行為喔。」

「好,就算是我輸了。」即使被控制住視野,但鎌先的手並沒有閒著,沿著二口裸露的腰線向下撫摸,不一會兒就找到標的。「但我沒買酒是因為,今晚的消夜不需要配酒。」

「敢把我跟食物相比,混帳......要你付出代價......」

鎌先掙脫了二口的束縛,以深吻攔劫對方未竟的話語,在彼此被溫泉暖熱的體溫裡點燃了新的熱度。二口迎合著鎌先的觸碰展開身軀,在鎌先的一次啃咬裡沒忍住小聲地驚呼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交纏在一起的手指被兩人同時緊握。窗外的雪勢安靜地堆疊著夜的痕跡,直到深夜都未曾止息。



隔天一早先清醒過來的是二口。緩緩眨了幾次眼睛,比起眼睛所見,第一個感覺到的是背後緊緊貼著的鎌先的呼吸與心跳聲。伸手撈起放在床邊的手機查看時間,發現時間尚早,於是二口也沒有離開被窩的打算,睜著眼睛靜靜瀏覽起昨晚根本沒花多少時間觀看的房間內部。在素雅的和風房間內掛著幾幅字畫,以茶色為主、墨色為輔的色調十分穩重,兩人昨晚隨意放置的浴衣零散地堆在一旁的榻榻米上,一抹顯眼的紅色佔據著視野的一個角落。

二口微微抬起頭,藉著高度才看清楚那抹赭紅的輪廓,原來是昨天從休息站撿起的那片楓葉,大概是跟著行李從車子裡一起被帶進房間的。原本顏色有些暗沉的紅褐葉片,在清晨的日光下竟鮮明起來,依附在青色浴衣的一角,彷彿所在之處依然是那棵被白雪籠罩的紅色楓樹之下。

睡得正熟的鎌先動了動原本環在二口腰際的手臂,二口以為鎌先也醒了,但對方只是收緊了環抱的手臂,換了個姿勢又繼續睡了。二口把半張臉窩進棉被裡,感覺到鎌先呼出的氣息不斷噴灑在自己的後頸上。



晨光漸明,冬天已然降臨,但秋日並未走遠。







2017.02.21

评论
热度 ( 13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