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Life goes on (HQ!!大菅)


朝目覚めて君を見るたびに、君をより愛しく感じる。



 

鼻樑上的輕微騷動擾醒了菅原,在睜眼與否間掙扎的他還來不及將頭更埋進被子裡,一個柔軟的親吻就落在菅原額間,伴隨著有些惱人的鬍渣觸感,讓被親吻的人忍不住帶著笑睜開雙眼。

「早安。」

「早,大地。」菅原鍥而不捨地往被子裡鑽,不久後便一頭埋進澤村的胸膛裡。聲音穿過被褥顯得有些模糊,但菅原很肯定貼在胸口說的話一定會被聽見。「……讓我再睡五分鐘。」

澤村無奈地看著懷抱裡的菅原,但視線裡只能看見一頭睡亂的灰髮。伸手將菅原摟緊,澤村垂首,雙唇便貼在菅原淺灰色的髮旋上,開口說出的話盡成枕間絮語。

「半小時前你就說過同樣的話了。」

「我沒印象,不算。」

「好吧,那我只好自己吃完早餐然後出門上班了……」

聞言,菅原立刻拉開兩人距離,隔個一個手臂的距離看著澤村;幸好澤村先一步察覺到菅原的動靜而稍稍抬頭,否則現在大概正摀著下巴喊疼。

「加班?」

「嗯……今天值班的同事出了車禍,臨時找我去代班。」

「啊,這樣啊。那也沒辦法了呢。」菅原邊說話邊查看床頭櫃上的鬧鐘,動作俐落得與方才判若兩人。「冰箱裡還有蛋跟麵包,早餐就吃得簡單一點吧?原本打算今天出去採買的,真是失策。」

「真抱歉,我應該下午就能回來了。」澤村拉著菅原的手,細細摩娑對方指尖的薄繭,白皙的手腕內側可以看見幾條青色的血管,手指稍微施力就能觸碰到心跳的脈動。

澤村慎重地親吻著菅原的手腕,在親吻結束時看向交往逾十五年的情人。歲月在彼此外表留下痕跡,也在靈魂上刻下無法抹去的記憶,但眼前的這個人仍舊保有堅強而澄澈的雙眼,就如當年認識時一樣。每一次的相互凝視,彷彿都在告訴對方、同時向自己確認──看,我們經歷了這麼多,我還是我,你還是你,我們仍舊是我們。

「好啦,年過三十的親吻狂大叔,該去整理一下你猖狂的鬍渣囉。」菅原笑著拉住澤村的耳朵,欺身在澤村嘴角輕吻。「五分鐘到了。」

 

當澤村穿戴整齊走出房門時,菅原也已經把早餐煮好擺上餐桌,正在與咖啡機奮鬥中。澤村一邊調整領口的領帶,一邊靠近菅原身後,在對方寬大的居家服衣領間偷走幾個帶著肥皂氣息的吻。若不是親吻很輕、不帶有索求的意味,菅原都要以為澤村不滿足於昨晚的做愛而欲求不滿,然而比起充滿情慾的深吻,此刻如雛鳥輕啄般的嘴唇觸碰,反而使菅原胸口充斥著滿腔的情意。

感覺眼眶有些濕潤,於是菅原連忙停下手上擺弄的動作,轉頭向澤村求助。「我放棄折騰它了,交給你吧。」

「這台不是跟之前的型號差不多嗎?」

「但我跟它不熟。」菅原做了一個鬼臉,隨手調整好澤村頸間有些歪斜的領帶。「我去拿牛奶,餐桌上等你。」

「嗯。」

 

「你確定不用帶午餐嗎?我勉強還是可以弄點東西出來……」

站在玄關的菅原看著澤村低頭穿鞋,深灰色的大衣是今年年初換季時趁著特價買的,好不容易等到天氣冷下來能拿出來穿,果然很適合啊──腦中不著邊際地想著紛紛思緒的菅原沒注意到澤村盯著自己好一陣子了,回神時已經陷入了澤村的擁抱中。

「別瞎忙,我很快就回來了,傍晚再一起去超市吧,晚餐可以煮個火鍋之類的。」

如果你可以準時下班的話。但菅原並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只是給了澤村一個安心的笑容。「就聽你的,路上小心。」

「我出門了。」

 

菅原看著澤村消失在緊閉的門扉之後,過了片刻才轉身離開玄關,一邊伸著懶腰一邊環視家中。平時總是先一步出門上班的菅原很少有自己待在家的時候,因為通勤的距離較遠,總是必須提早出門,也都比澤村還要晚回家,但比起澤村時常加班的工作情況來說,菅原的工時就相對穩定許多。雖然澤村提議過要搬到距離兩人公司都比較近的地方住,但因為現在住的社區環境宜人,周邊的生活機能也很完善,加上價錢也很便宜,所以兩人在幾番討論後決定暫時不搬家。

「好,現在可以來做些什麼呢?先洗碗盤,然後……啊,毛毯跟衣服!」

菅原看著少了一個人便顯得空曠許多的客廳,兩手插腰頗有氣勢地自問自答,隨即便捲起袖子走進廚房和後陽台,乾淨俐落地整理起待洗的碗盤和衣物。在等待髒衣服洗好的時間裡,菅原先是條列出需要採買的食材清單,接著從壁櫥裡找出放了一季的厚毛毯,拿到前陽台散散氣味。曬棉被前先將陽台刷洗了一番,正當菅原感慨著自己已不再年輕、不過是區區刷洗個陽台就有些直不起腰的時候,聽見了另一頭傳來衣服洗好的提示音。

「真剛好,曬完毛毯就接著晾衣服!」

菅原呼出一口氣,花了一些時間將毛毯跟洗乾淨的衣物全都在陽台上對應的位置掛好。當這些都完成以後,時間已經過了晌午,出了一身汗的菅原決定先沖個澡再來張羅午飯,卻在奢侈的沖了熱水澡後被一陣睏意網羅,才剛走出臥室就接連打了兩個呵欠。

「大地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應該還要一陣子吧……」菅原盤腿坐在沙發上,看著陽台上飄來飄去的衣服,自己的與澤村的交錯晾在同一條曬衣繩上,看著看著,菅原突然想起之前不小心穿錯內褲的事情。

說起來也是自己太沒規矩,有時候輪到負責衣服,卻沒有馬上把晾乾的衣服摺好並收納,結果一時情急抓了曬衣繩上已經乾了的內褲就穿,更糗的是直到下一次收衣服的時候兩人才發現這件事情……雖然以後也可以大聲地說「我和大地感情可是好到能夠互穿內褲了唷」,然而這種話究竟要在什麼場合對什麼人說啊……

想到年紀都已經三十幾歲,卻還做出這種笨蛋情侶般的事情,讓菅原忍不住羞赧地躺倒在沙發上,發燙的雙頰緊緊貼上懷抱在胸口的抱枕。這個屋子裡到處都充斥著兩人的用品與生活痕跡──電視櫃旁邊擺著一起旅遊時買的紀念品,客廳角落的櫃子放著兩個人的書本與雜誌,矮櫃上放置著菅原閒暇時拍的攝影照片、旁邊的多肉植物盆栽則是澤村的嗜好──乍看之下是很平常的起居空間,但仔細一看才發現許多曖昧的界線,以及兩人生活的堆積。

彷彿仍然被澤村包圍著一樣、在這個空間裡。自己的與對方的物品,兩個人共有的紀念物,兩個人共享的空間,兩個人共同擁有的生活。

果然還是覺得非常幸福啊,能夠過這樣的日子。菅原在跌入午寐前一刻這麼想,胸口抱著的是平常澤村習慣靠著的那個抱枕。

 

當澤村按照預定時間趕回來時,走進客廳就看到換了一身衣服的菅原正躺在沙發上睡覺,沒有完全關緊的落地窗吹進帶著清潔劑味道的冷風,澤村走近看見陽台上的衣服與毛毯,心中有了結論。轉身拿了另一件薄毯子蓋在菅原身上,睡得正熟的菅原並沒有醒來,只是往澤村的方向靠了靠,讓蓋毯子的人啞然失笑。

幸好中午出了一陣子太陽,所以室外的溫度並不是很低,但菅原的手臂還是比澤村的掌溫低了幾度。在心中推算著菅原睡著的時間(澤村大膽猜測這人一定忘記吃午餐了),一邊盤算著等會兒的行程;原本打算去看的電影應該沒時間去了,真是可惜,菅好像對那部電影很有興趣的樣子……澤村在沙發的一端坐下,不知道是因為慣性還是本能趨向溫暖,菅原靠在澤村大腿上,面朝澤村的腹部,胸口還抱著抱枕,一臉安詳。

大學畢業後順利就職,和菅原也在那時決定同居,事實上澤村內心是感覺很不踏實的,畢竟轉換了社會身分,看似成為了成年人、實際上卻是菜到不行的小伙子,連自己的未來都無法掌握,這樣的「我」能夠承擔兩人份的未來嗎──記得自己在被菅原逼問心事時這麼說,結果意外得到對方釋然的笑容。

 

什麼嘛,原來大地也有這種時候啊。

啊?

就是這種「其他人都不行,全都交給我吧」的想法啊。虧你還是隊長,排球可不是一個人的運動喔!

喂,等等、菅,為什麼會說到排球……

因為是一樣的啊。在排球裡,整個隊伍的人都是一體的,不管是場上還是場邊的人,大家互相幫忙才能打出好比賽。我們難道不也是這樣的嗎?我、和大地,也是一體的唷。所以不是只有你要肩負這些壓力,還有我啊!兩個人一起,雖然分攤下來好像沒有比一個人的時候輕鬆,但至少不會那麼寂寞,而且幸福多了。

……菅說出了很帥氣的話呢。

哈哈,我本來就是很帥氣的人啊,大地你今天才知道嗎?

 

不是的,我一直都知道,菅有多帥氣和多耀眼,但又擅長收斂自己的光芒。正因如此,才會希望自己能夠更值得依靠,擁有足夠寬厚的肩膀,讓你能在疲倦時能放心休息。

一個人走得有些艱辛的路,兩個人走來就不覺疲憊。

 

「──大地?」剛醒過來的菅原說話還有些口齒不清,「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叫我?」

「我剛回來沒多久,看你睡得很熟,打算等等再叫醒你。」澤村低頭親吻菅原眼角的痣,「你洗了衣服?辛苦了。」

「你今天是怎麼了,口腔期不滿嗎?」菅原好笑地說,雖然醒了卻沒從大地的大腿上離開。「我是不是應該以牙還牙、吻遍你全身?」

「悉聽尊便。」澤村低聲笑著,「只是覺得有你在真好。很感謝你,但不知道該怎麼做。」

菅原眨了眨眼,偏頭吻上澤村的手掌,笑得一臉溫柔。

「大地,每天醒來都能看見你,就是我覺得最幸福的事情了。」

 



每天早上醒來,見到你,都覺得更愛你一些。

 





2016.12.31

永遠的烏野排球隊隊長--澤村大地生日快樂!
文章內容是前些日子寫的小冊子內容,先更新了網站的結果就是忘記要貼LFT這邊;D;
......沒關係,這樣我一年的開始也是大菅文呢(欸
日文部分感謝KUI協力,靈感源自朱生豪先生的情書集,構思時希望能寫一個充滿溫暖與愛的故事,自然而然就浮現了「醒來覺得甚是愛你」這句話。
謝謝大菅帶給我無比快樂且幸福的時光,未來的一年裡也請一定要幸福。・゚・(つд`゚)・゚・!!!!


评论 ( 5 )
热度 ( 62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