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新綠 (HQ!!大菅)




菅原孝支最近有個有點在意的對象。

他們參加了同一個社團,是隔壁班同學,中午的時候也常常一起吃午餐,除此之外──雖然菅原並不樂意承認──對方還比他高一些。相較於自己比較淺的髮色,對方的頭髮又黑又短,看起來很扎手的樣子。

不知道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呢?菅原一邊滾動自動鉛筆,一邊走神地想著。

 

「──同學,菅原同學!」

「啊,是!」猛然回神的菅原立刻起立,這才發現數學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自己的位子旁邊。

「我們已經前進到下一個單元囉。就算是最後一堂課,也不能太放鬆啊。」老師敲了敲菅原的桌子,慢慢踱步至講台。「我現在發下一張練習卷,寫完交回的人就放學了。菅原,麻煩你來幫我發。」

「是。」菅原接過老師手中的考卷,暗自在心中吐舌。

踏入高中生活已經一個多月,不管是與社團還是班上同學都相處融洽的菅原,至今唯一可稱得上是困難的地方就是容易上課恍神。因為春假時被朋友抓去聽了幾堂先修課程,加上一年級的課程內容有一部分是和中學時重複的,以至於菅原在課堂上總是有些心不在焉。

 

「我說菅原,這樣下去會被老師記住吧?」

放學後的走廊上,三個背著書包的一年級生比肩走往排球社的社團準備室,方才菅原正向另外兩個人轉述十五分鐘前發生的事情。

「澤村說的很有可能耶,感覺好可怕喔……」

「哈哈,怎麼感覺被老師叫起來的不是我,而是你啊,東峰?」菅原咧嘴一笑,一個伸手就往東峰的背拍去,毫無防備的東峰嚇得都要跳起來。

「東峰的膽子真的很小耶,雖然是我們三個人裡面最高的。」

「也許二年級就是我最高了!」菅原信誓旦旦地說,並將自己的書包塞進鐵櫃裡。「我好了!今天最慢到體育館的人要請吃包子!」

「欸?菅原,你這樣算偷跑!」才剛脫下制服褲的澤村急忙說,但菅原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口。「東峰,你快叫菅原回來,這樣不公平……等等,你也換好了?」

東峰輕輕關上鐵櫃,櫃門闔上時發出響亮的聲音。東峰靦腆一笑:「嗯,我也要先走一步了。等等點心就拜託你啦!」

「喂──!」

 

先一步走體育館門口的菅原嘴角帶笑,看見體育館裡已經有幾個學長先到了,便收拾起臉上的表情,慎重地在門口鞠躬打招呼,然後換了鞋子進體育館。過沒多久後東峰和澤村接連出現,三人心照不宣地互看,最後澤村只好妥協地聳肩,另外兩個人才收起目光。

練習進行的很順利,菅原甚至覺得強度和中學時期差不多。雖然練習的項目不太一樣,也有一些是之前沒有接觸過的對擊訓練,但整體來說並沒有無法適應的問題。原本菅原覺得這樣還不錯,一直到某次結束練習回家的路上,他閒聊似地提起這件事,結果意外得到澤村嚴肅的回答。

「我覺得這樣的練習不夠。」澤村說:「我們要前進的地方不只是仙台體育館,而是更遠的地方。我曾看過烏野的小巨人比賽的畫面……東京巨蛋,強豪們交手的地方!菅原難道不想去嗎?」

菅原記得當時的自己嘴上雖然附和澤村,但內心受到相當大的震撼──他沒有想到原來澤村內心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雖然中學時期的隊伍並不弱,大家也都會互相鼓舞彼此,拿全國冠軍當作激勵人心的話語,但大部分拿「全國冠軍」當作目標的人,都沒有真正思考過前進的路。

菅原也曾是這些人之一。但那一次夜晚的歸途裡,對他說出那些話的澤村,卻是這些「大部分」以外的人──從澤村堅毅的眼神中,菅原可以感覺到這點。

菅原已經忘記為什麼那天練習結束後只有他和澤村兩個人一起回家(平常都還有東峰一起),但那天晚上澤村所說的話卻在菅原心中生了根,在之後的社團練習裡,菅原不時會想起澤村的這番話,並且對於自己當時不完全真誠的態度感到愧疚。

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菅原發現澤村除了直率真誠、做事踏實之外,偶爾會有些特別的見解是菅原未曾想過的,讓菅原感到意外之餘也激發更多思考,於是漸漸在意起澤村這個人。

 

練習結束後,一年級按照慣例要收拾器材,東峰和澤村先收拾好球網和球架,再去幫忙收拾球車的菅原。這一屆進排球社的新人不多,只有他們三個人,雖然班級都不同卻感情熱絡,默契也不錯,所以處理雜務時倒也不覺辛苦。

終於收拾完體育館後,三個人並肩走在路上,東峰苦惱地說著今天下課時在走廊上被誤會霸凌同學的事件,菅原則開始盤算應該吃泡菜豬肉包還是吃紅豆包,走在中間的澤村有些哭笑不得,臉上卻沒有不耐的神情。

「東峰,我覺得你只要把話好好說清楚,應該可以避免九成類似的事情。還有,菅原,坂之下沒有泡菜豬肉包吧?」

「什麼!沒有嗎?那我上次是在哪家吃的……要是沒有的話,我要兩個紅豆包。」

「欸、為什麼是兩個?」原本沉浸在沮喪中的東峰聽見菅原這麼說,好奇地問。

「因為我現在比較想吃泡菜豬肉包啊,想吃鹹的!吃甜的很快就餓了,所以要兩個。」菅原伸出食指和中指,笑嘻嘻地在澤村臉前晃呀晃。

澤村無奈地抓住菅原的手指,「你這是變相敲詐,要吃兩個可以,另外一個自己買。」

「嘖,澤村同學好小氣。」

「下次菅原請吃包子的話,我會記得當個慷慨一點的人。」

終於走到商店前,澤村一邊翻找自己的皮夾一邊這麼說,而菅原和東峰則是很不客氣地笑了起來。

 

進入六月後,天氣漸漸燥熱起來,考試也漸漸逼近了。考前一周全校都暫停社團活動,排球社也不例外。五月的複習考結果並不理想的東峰這次也加入留校自習的陣容,放學後就和菅原與澤村一起到圖書館複習功課,然而也許是圖書館太安靜,或者是空調太宜人,連續兩天東峰都是撐不過半小時就昏昏欲睡,一路打瞌睡到圖書館關門。

「唉,不行,只要一打開書我就覺得沒力氣……」

「你的課本上面寫了催眠咒嗎?」澤村無視顯得有些頹喪的東峰,沒好氣地說。

「不過上次考試成績不是有點危險嗎?期末考還是要衝刺一下比較安全吧。」菅原拍了拍東峰的肩膀,「但要是真的沒辦法克服,還是放學就直接回家比較不浪費時間啊。」

「嗚……我怎麼覺得菅原你的說法更讓人難過啊?」東峰有些哭笑不得這麼說。

 

從第三天開始,放學後的留校自習就只剩下菅原和澤村了。通常兩人會在澤村的教室外面碰頭,走去圖書館的路上小小閒聊,一旦進去圖書館後就保持安靜,一直到離開為止都不說話。遇到需要溝通的時候,就會在筆記本上寫字給對方。

澤村不管是文史數理成績都在中上,沒有特別擅長的科目,但也沒有哪一科特別需要加強。反觀菅原,數理的理解力比一般學生都好,常常可以先一步解答出澤村需要思考許久的題目,但文史的部分比起澤村來說就差了一點。兩人的筆記本交談絕大多數都是詢問對方或是替對方解答課題,專注於複習課業和習題演練,兩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圖書館內響起閉館音樂,催促館內的人收拾好東西離開,澤村和菅原也不例外。

等兩人收拾好桌上的筆記和書本走出圖書館,天色還沒完全暗下來,但已經看不見夕陽了。菅原吐出一口長長的氣,露出一副苦瓜臉,讓同樣臉色不太好看的澤村看了噗哧一笑。

「好希望考試趕快來啊,這樣就能早點結束了,也可以早一點恢復社團活動。念書念到身體都硬梆梆的──」

「還有四、五天呢,菅原這麼快就要加入東峰的陣容了嗎?」

「我沒有這麼說喔。」菅原伸了個懶腰,「澤村要直接回家嗎?還是繞去坂之下買東西?」

「直接回家吧,下一個路口我記得有販賣機,想買個氣泡水。菅原呢?」

「肚子有點餓了,不過直接回家吃飯比較快。走吧!」

 

兩人停在販賣機的前面,澤村投了一瓶蘇打汽水,菅原則是投了一瓶運動飲料。透明的瓶身帶著水珠匡噹匡噹地滾到出口,拿起來之後隨即扭開瓶蓋,清脆的開關聲似乎紓解了一點夕陽餘熱。

「我每次投販賣機都不敢買碳酸類的飲料,很怕開瓶蓋的時候會發生慘案。」菅原喝著手中的運動飲料,兩個人靠在一旁的圍牆,可以聽見圍牆後的屋頂傳來陣陣貓叫聲。

「其實只要夠迅速就行了,夠快就不會噴得滿手都是。」

「真的嗎?我以前被噴得整身都是,超級糗的。」

「哇,那你這個可能有一部分是心理陰影的關係吧。」澤村將喝了半罐的汽水遞給菅原,「要喝一點嗎?」

菅原接過澤村的汽水,同一刻身邊的路燈都亮了起來,讓兩人不約而同地抬頭仰望,才發現天空已經漸漸染上紫羅蘭般的夜色。

「澤村,你看!那邊星星好多!」菅原伸手指向天空的一處,由於雙手都拿著飲料瓶,因此只能舉著瓶子指向天空。

「哈哈,菅原這個姿勢好像是把星星裝進瓶子裡了,那些氣泡就是星星。」

「……你這句話好像連續劇台詞喔!也太少女了吧!」

「嗯?會嗎?」

菅原說完後,大口喝了兩口汽水,接著把飲料還給澤村。碳酸汽水的刺激氣泡感還殘留在舌尖,微微麻痺了味覺,似乎連帶也影響到視覺。

否則菅原還真不知該怎麼解釋,自己在澤村的眼睛裡看見一點一點的光芒。

 

一個眼底裡有星光的人,如何教人不去在意呢?






评论
热度 ( 46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