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再等一下。 (HQ鎌二)

 

極限挑戰六十分 032

 

 

 

電車門關閉的警示鈴響起,已經在車廂裡找到位置坐下的二口正想拿出手機,卻聽見了一聲細小的蟬鳴而猛然抬起頭。

抬起眼,視線恰好對上另一端月台上正在候車的鎌先,白色的制服襯衫袖口反捲,下擺紮進鐵灰色的長褲裡,頸間非常不協調地圍了一條米黃色的圍巾。

如果覺得冷的話,幹嘛不穿背心和外套?二口下意識在心裡吐槽。已經關閉的車廂門與開始行駛的列車,緩緩將二口帶離鎌先的視線──又或者說,是鎌先離開的二口的視線。

二口呼出一口氣,並不明顯的白煙短暫氤氳了視野,調整好坐姿,滑開已經握在手裡的手機螢幕,卻忘記自己原本拿出手機要做什麼。

列車行駛的聲音以穩定的節奏從腳下傳來,呆滯的二口此刻才想到,已是初冬的時節,方才的蟬聲八成只是自己的錯覺而已。

 

 

即使季節變換,排球部的練習卻從來沒有停止過。有時候二口也覺得很神奇,撇開馬馬虎虎的學業不說,日常生活中,似乎沒有哪一項事情能像排球這樣子,讓自己持續不間斷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明明練習並不輕鬆,也佔去許多時間,甚至因為要練球而放棄了許多朋友的邀約。

雖然辛苦,但每天練習結束後看著即將入夜的暮色,二口的心裡是踏實的,儘管身體筋疲力盡。只是,最近這種平靜的心境似乎有點些微的變化。

仔細想想,其實是從新學年開始後,這種微妙的感覺就逐漸影響了自己。二口在心中細細推算,眉間不自覺的皺在一起。

 

方才社團練習的時候,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大概又是些不重要的原因),二口和鎌先又起了口角,在場邊唇槍舌劍你來我往的爭辯。對於這個現象,其他隊員們都見怪不怪,畢竟二口和鎌先之間似乎沒有所謂的共識存在,但這次情況似乎有些失控。

一時情緒難以控制,二口竟然出手揍了鎌先一拳,雖然沒有使出全力,卻也讓鎌先的嘴唇破皮流了點血。不論是鎌先還是二口都愣住了,但隨即又延續先前不知為何的爭吵,直到青根介入了兩人之間才強制終止。一旁的茂庭罕見地對二口訓起話來,臉上的表情既無奈又生氣。

 

「就算再怎麼樣也不能動手!還有鎌先你也是,就不能少說兩句嗎?成天跟學弟吵來吵去,都不用練球了!」

「是他態度有問題。」鎌先一開口,就感覺到二口直射過來的不滿目光,但他不予理會,繼續說:「反正我們再來練習也沒幾天了,這小子早就不把我們看在眼裡了,有差嗎?」

「哼,實力不夠就不要在那邊大聲!」

「你!」

 

眼看又是一次爭吵,茂庭苦惱地摸著頭,一旁一直安靜著的青根卻伸手就把二口拉到球場的另一端練球,被拉開距離的兩人也就自然吵不下去了。

直到練習結束前,鎌先和二口都沒再向對方說過一句話,解散後二口也是迅速收拾好包包就離開學校,也沒等平時都會一起走到車站的青根。站在月台等車時,二口腦中想的全是自己揮向鎌先的那一拳。

其實他並不想動手的。再說,他現在連氣憤到讓自己動手的原因都回想不起來。

 

列車逐漸減緩了速度,在接近下一個停靠站時緩緩開啟了車門。二口覺得自己似乎又聽見那一聲微小的蟬鳴,雖然細小卻非常清晰──等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走出了車廂。微涼的冷風吹進他來不及攏起的外套,一股寒意讓二口清醒過來。

恰好月台的另一端停靠了相反方向的列車,二口不假思索就走進了往學校方向的列車車廂。只有一站的距離,因此儘管車廂內有許多空位,但二口卻選擇站在車門口,感覺自己的手心微微沁著汗。

他不知道自己期待著等等究竟是要見到還是不要見到那個人。

他想對他說很抱歉出手揍了他,雖然他講話實在太讓人惱怒。

他想解釋自己不是有意說那些傷人的話,儘管只要看到他的臉,自己就會不由自主的出言不遜。

他想說……

 

當二口迫不及待地跨出開啟的車門,看著隔著一個月台與數條軌道以外、依然維持著方才姿勢的鎌先,忍不住開口大喊對方的名字。

「鎌先學長!」

入夜的車站儘管乘客不多,但依舊有著零散的人群。二口的聲音貫穿了整個月台,自然也傳入鎌先耳中。

鎌先訝異地看著二口,卻不知道是因為二口的出現而驚訝,還是因為「學長」的稱謂而感到意外。

「你!站著!在那裡!等我一下!」

二口因為著急而有些順不過氣,一句話分成零碎的片段,但鎌先卻沒有一如以往的用嘲諷的語氣回應,反而冷靜的不像是二口所認識的鎌先。

「我的車要來了。」

「不管!你不准上車!等我過去!」

 

穿過漆黑的軌道與車站朦朧的燈光,二口看見鎌先的臉上浮現了一個偌大笑容,沒有嘻笑、沒有不屑、沒有嘲弄,只是一個單純的笑容。


「哦。那就跟上來吧。」

 



评论
热度 ( 12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