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12】 (排球大菅)

CWT41小料附贈明信片的系列文內容!
澤村大地生日快樂TOT!大菅一生一起走!




01

 

在走進新學校之前,澤村大地在校門外的梅花道上遇見了一個髮色很淡的男孩子。對方皺著眉,手上捧著一朵梅花,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看起來跟自己一樣是新生。基於同學情誼,澤村看了看手錶,確認時間還來得及,便上前攀談。

「怎麼了嗎?再不進校門就要遲到囉。」

男孩沒有預期到有人會跟自己說話,聳起雙肩驚愕地看向澤村,手中的花也不小心掉落路面上。

 

澤村不記得後來那個男孩子說了什麼,卻記住對方額頭上短短的瀏海,夾住了一片淺粉色的梅花花瓣。

 

 

02


高中的校園生活被課業以及社團佔據,雖然身邊不少人都說,應該要把握校園青春時期交個女朋友,但澤村卻沒那份心思。在學習方面沒有遇到太大難關的澤村,課餘的時間泰半都投入在社團活動中,排球社帶給澤村多少成就感、就有多少挫折,相較之下竟比課業更具有吸引力。

在社團裡也結交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每次練習結束後,澤村都會與他們一起回家,半路經過商店時買點東西吃。

 

菅原──後來澤村得知了那個男孩的名字──的口味向來有別於常人,與他給人的隨和友善印象大相逕庭。每次在買包子的時候,澤村都不禁懷疑:那個辛辣MAX口味的包子,除了菅原以外,究竟還有誰會買呢?

 

 

03

 

社團練習的內容一直到澤村升上二年級時才漸漸符合他的想像。昔日的教練回歸,讓練習變成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奇怪的是,澤村卻覺得比起過去任何一個時刻更有動力。盡情伸展四肢、不斷挑戰並拓展自己的極限,即使每天晚上回到家幾乎沾枕就睡死,也覺得無比充實。

 

有這種想法的似乎不只是自己而已。升上二年級後,澤村與菅原在同個班級,座位前後相臨,很快地就成為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兩人雙雙接下正副隊長的職務後,也常在中午吃飯時間討論社團的事情。

 

「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啊。老實說,以前的練習不是不好,總覺得有些太過鬆懈了。單憑我們也很難建立有效率的練習制度,有教練指導真是幫了大忙呢。」菅原面不改色地大口吃下滿是辣油鋪蓋的便當菜,徐徐說道:「但不知道學弟們撐不撐得過去……這練習量真讓人有些吃不消。」

「我倒是沒想過這點。你想得真周到。」

「嘿?有嗎?」

 

澤村看著笑起來結果嗆到的菅原,心中倏然浮現一股難以名狀的感受,來不及細究便消散在催促的鐘聲裡。

 

 

04

 

與菅原相處時,澤村總是看見對方溫和、善解人意、積極樂觀的一面。就算是後來一年級的學弟們真如當時菅原所擔憂的缺席了練習,也不見他有任何沮喪,因此澤村一直以為,菅原是個性情堅韌的人。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但當澤村看見菅原握著斷裂的拖把柄,雙手微微顫抖,輕輕抖動的背影看起來竟然如此瘦弱,不知道為什麼竟讓澤村十分震撼。

 

原來自己一直都忽略了,眼前這個人內心深處比誰都柔軟,思考的比誰都多。

 

站在門外的澤村不敢讓菅原發現自己,不曉得為什麼他十分篤定,如果菅原此刻回過身,臉上一定會掛著以往那個溫和的笑容。

而他寧願讓菅原好好地哭一場。

 

 

05

 

高中最後一次的情人節,對於三年級的學生來說是愛情學分的決勝負關卡之一。儘管澤村本人沒有自覺,但在排球社過去一學期裡高曝光度的影響下,也擁有不少人氣。結束晨練後準備換鞋進入教室的澤村,就在這樣的無自覺下,看見打開的鞋櫃裡躺著一封(疑似是告白)信。

正當澤村還一頭霧水時,一旁的菅原率先發難。

 

「啊,今天是情人節呢!」菅原推了推澤村肩膀,笑鬧道:「大地的桃花提前開了~」

「你別鬧了,搞不好是籃球社的決鬥信。」澤村迎合著菅原,隨口說了個玩笑。「忙著備考都來不及了,哪有心情談戀愛啊?」

菅原並沒有馬上接話,反而沉默半晌。「……嗯,也許裡頭是很慎重的約定啊,一起考取同一所大學、之類的。」

聽到菅原這麼說,澤村穿鞋的動作停頓了一下,突然想起前幾日吃午飯時,兩個人曾討論過升學相關的事情。還記得當時的菅原說,如果兩個人能繼續當同學就好了……

 

「菅、」

「大地!」

 

澤村回首,只見向來溫和的友人滿臉通紅地望著自己,視線碰上後隨即移開,再緩緩迎上目光,半張的嘴似乎還要說些什麼。

在聽見菅原的告白前,澤村心想:不只是自己,就連菅原的身上也提前開滿了繽紛桃花。

 

 

06

 

正式交往以後的兩人,不論在學校或課餘時間的相處都沒有太大的不同。他們一樣並肩走過校園裡的每一棟大樓與走廊,在指點社團學弟時彷彿說相聲一樣有默契,晚自習時坐在對方對面的位置溫習課業,假日時也會如往常一樣約出來慢跑。一切似乎看起來並無不同。

但誰也沒留意到,兩個人在吃午飯時總是會撈過界、吃起對方便當盒裡菜餚的次數多了些,並肩走在一起時的距離縮短了一個手掌,一搭一唱地說話後耳根會泛起微紅,以及在星星陪伴著的回家路上、相互交疊的掌心與閉眼輕觸的吻。

 

 

07

 

畢業典禮結束後,應屆畢業生全都聚集在廣場上爭相拍紀念照,怒放的梅花被風吹落幾片花瓣,為別離增添了些許色彩。

今年的冬季來得遲也走得晚,澤村看著不斷飄落的花瓣,腦中浮現出三年前那個站在校門前發呆的男孩──那時的菅身形較現在纖細得多,頭髮也比現在還要短。不變的,是那雙眼睛清澈依舊,以及眼尾一點黑痣。

當時的澤村並不知道,一旦男孩笑起來,那顆黑痣就會成為動人的標誌。

 

「你知道嗎,大地,其實我們在校門口就遇見了。入學式那天。」菅原伸手替澤村撥去肩上的花瓣,笑著說:「我當時還想:『這個人怎麼這麼雞婆啊!但還好有他,不然我開學第一天就遲到了。』」

「我知道。」澤村看見菅原眼中浮現一點訝異,「但不知道當時你心裡是這麼想的。」

「哇!原來你知道!」菅原驚呼,「你當時一定覺得我很蠢吧!」

澤村聞言笑了起來,一時之間無法回應菅原的話,只能任由對方拍打。

 

時隔三年,他們最後一次穿著同樣的制服走在梅花樹下,牽著彼此的手,漫步在花雨裡。

 

 

08

 

如菅原所計畫的,兩個人考上了同一間大學,在學校附近找了間小公寓住在一塊兒。新環境的適應耗盡了兩人的心神,雖然在同一間學校,但不同的科系所遇到的狀況與問題完全不同,除了社團的選擇同樣是排球社以外,澤村與菅原平時在學校幾乎是沒有交集的。經常是在晚上回家後,兩人才能好好地交換彼此今天發生的瑣事。

剛開始不習慣從對方口中聽見陌生人的名字,也無法理解對方叨唸的專業內容,著實讓澤村有些不適應。再加上,即使兩人之前常常到對方家作客(甚至過夜),但在同一個空間長時間相處在一起,仍讓這兩個交往不久的人有些不自在。菅原很堅持要把兩個人的房間分開,考量的原因是科系不同造成兩人的作息不同;但澤村覺得,這只是菅原不好意思的藉口而已。

 

即使如此,能夠對自己的戀人說出「我回來了」,確實是相當幸福的一件事。

 

 

09

 

在兩人彼此都有空堂的時候,菅原跟澤村會一起打掃租屋處、或是一起出門逛街,如果剛好遇到可以一起吃飯的時候,就會去超市買當晚要料理的食材。

澤村推著推車走在後頭,看著穿梭在各個調味料架子而興奮不已的菅原,忍不住默默擔憂起自己的胃;認識菅原這麼久了,他卻從來沒習慣過菅原吃飯的口味。雖然菅原並不會強迫澤村也要吃一樣的東西,但總會在開玩笑間塞入那麼一兩口──每次澤村都覺得像是吃了滿口辛香料,渾然不覺自己嚥下的是食物。

 

「剛剛看見蘿蔔在特價,買一些回去滷著放?還可以加一些海帶。」菅原一邊喃喃,一邊伸手拿了瓶醬油。「大地你別這樣看我,我還是會做普通的菜的!」

「我什麼都沒說。」澤村想起菅原已然出神入化的手藝,即使看起來味道正常吃起來也辛辣無比的廚藝技巧,不禁在心裡捏了把冷汗。

 

儘管心情複雜,但看著菅原心情飛揚的眉梢與背影,澤村也忍不住揚起嘴角──同時決定要在菅原不注意的時候,先買罐胃藥以防萬一。

 

 

10

 

這陣子常常突然下起大雷雨,前幾日菅原忘記帶傘出門,淋了個渾身濕透回家,過沒幾天就感冒了。澤村連忙與打工地方的其他工讀生調換了班表,並且替菅原聯繫了系上的同學,處理完請假與課堂筆記的事情之後,便帶著菅原去看醫生,回家吃藥哄病人睡覺──澤村伸手探了探菅原的額頭,幸好沒有發燒。

外頭又疏疏落落地下起雨來。澤村記得菅原曾說過,雨聲總是讓他睡不好,好幾次都會夜半被大雨聲擾醒,然後就再也睡不著。隔著厚實的棉被,澤村一下又一下輕拍著菅原的胸膛,聽著對方有些紊亂的呼吸漸漸平穩,彷彿雨聲都被區隔在外。

 

生病時的菅原總是特別黏人,也意外的任性、愛撒嬌。雖然不討厭這樣的菅原(甚至還有點享受),但澤村還是希望眼前的戀人能夠趕快康復,甚至是把感冒傳染給自己也不要緊。

 

至於後來澤村大地是如何感冒的,那就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11

 

打從兩人都康復以後,原本各自分開的臥室就再也沒有分得那麼清楚,時常是菅原跑到澤村的房間趕作業,又或是澤村在假日的午後跑到菅原的床上跟他一起午睡──直到某一次菅原差一點從床上摔落,兩個人才認真考慮起將床鋪移到同個房間的事情。

畢竟一張單人床對於兩個身高都超過一米七的男生來說,還是太勉強了。

「這句話聽起來好像怪怪的。」菅原皺著鼻子這麼說,換來澤村落在鼻尖的吻。

 

於是他們開始經歷每個有對方迎接的早晨。有時候是菅原先醒來,趁著澤村未醒,探索對方臉上的秘辛;有時候則是澤村醒來後,看著朦朧晨光籠罩下的菅原,在心裡緩緩勾勒對方臉上的每一道光影。直到鬧鈴聲響起前,這段早晨時光都是私密而美妙的。

 

 

12

 

「早安。」

這是一天的開始。

 

「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今天還好嗎?」

這是一天的尾聲。

 

一日又一日的堆砌,都讓他們的笑容,更融入彼此的生命。

 


评论
热度 ( 27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