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岩泉一】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岩泉覺得最近自己皺眉的頻率好像增加了。

雖然及川愛惹事的個性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但最近這位排球隊隊長似乎鬧得更厲害了些,讓教練都快看不下去,叫岩泉去制止這個麻煩鬼。心裡縱有不願,但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事實上也確實只有岩泉的拳頭能讓及川消停些──岩泉還是接下這個任務,在社團練習開始沒多久,就跑出體育館,在校園裡尋找那個沒在練習時間出現的傢伙。

十分鐘過後,當他沿著第二教學大樓旁的走廊跑過去,才總算看見被一群女孩子圍住的及川。雖然及川看起來滿臉的困擾,但岩泉卻在心裡冷哼一聲:若是及川不想被絆住,就算來上百個人也沒用,何況只是五六個女孩子。

不曉得及川的虛榮心什麼時候才能收斂一些,岩泉一邊皺眉想著,一邊走向及川,無視對方嘴巴嘰嘰喳喳地說話,也無視其他女孩子的嘆息,扯著及川的耳朵就往回走。

 

「啊──啊──痛啊──小岩你輕點啊──」

「我覺得很輕了。」岩泉冷淡地說:「說練習不能遲到的隊長自己反而沒出現,這像話嗎?」

「不是我故意的啊,奈奈子她們就……嗚哇!小岩你放開啦!」

「不想被拖著走就自己來練習,等我出現就太晚了。你以為我很喜歡這樣跑出來找人嗎?」岩泉一邊嘮叨的同時,兩個人已經走到社團準備室門前。

「小岩你是我──」習慣的話差一點就要脫口而出,但在接觸到岩泉陡然降溫的眼神之後,及川硬是把後半句話嚥回。「嘖,好啦,知道了。」

看著及川著手更換球衣,岩泉也就不再多語,站在一旁抱胸等待。雖然及川看起來總是自信滿滿,但實際上是個特別容易緊張的人,每次只要離重大比賽越來越近,他就會用比平時更高昂的情緒來掩蓋心中的不安。也許正是因為岩泉明白這點,才會一次又一次耐著性子把過度緊張的及川拉回來。

 

然而事實上,面對輸了就會出局的比賽,有誰會不感到害怕?不管是經驗不足的一、二年級,還是沒有後路可退的三年級,對於比賽,誰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但就算是贏面再大的比賽,沒有打到最後一刻,誰也不能斷定輸贏──這一點,岩泉是再清楚不過的了,所以不管是正式或是非正式的比賽,他一向都是全力以赴,只求不留任何遺憾。

即使如此,還是有難以跨越的高牆──那就代表自己還不夠努力,僅此而已。

打從IH輸球,卻決定繼續留在球隊以後,岩泉的心境反而日漸沉澱,每一次練習時感覺都特別踏實,能夠更進一步掌控自己的肢體與反應,就算眼前出現再大的艱難都能夠順利克服一樣。

岩泉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心境的變化,可是唯有一個想法是篤定的,那就是現在的青葉城西是最好的。倘若要突破從未進軍全國賽事的這項紀錄,岩泉實在不知道還有哪樣的組合,比起現在的青葉城西更有希望。

他們已經準備好了,只待時機到來。

 

「喂,小岩,你有沒有看見我的護膝?剛剛還在櫃子裡的啊……」

「在你的腳上。」岩泉瞥了一眼及川,不經意看見對方眼睛底下,有著比平常都要深一點的黑眼圈。「昨晚又熬夜看比賽影片了?」

及川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瞬間渾身僵硬。

「呃,就是平常地看了一會兒。」

「整個人都恍神了還說。你一旦開始看是什麼德性,我會不知道?最好只有一會兒。」岩泉交替了抱胸的手,繼續說:「你也緊張過頭了吧,小心等等被花卷笑。」

「唉唷,你們都不知道小飛雄的可怕,身為他追趕的目標,我也是很辛苦吶~」及川以輕鬆的語調說著並不輕鬆的內容,「而且烏野沒有任何一個好應付的傢伙,就連那個爽朗君也不是吃素的──」

「這一點我們也是吧。」岩泉一拳捶上及川的肩膀,「關於這個,你應該比誰都清楚,不是嗎?隊長大人。」

「小岩……」

 

被岩泉少有的真情流露所感動的及川,不管自己的運動服才剛換到一半,淚眼汪汪地就往岩泉身上撲──就在此時,社團準備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走進來的是金田一與矢巾,兩方都沒預料到會撞見彼此,氣氛一下子凝結在尷尬的瞬間。

「呃,不是在練習嗎?」最先回過神的及川推開還處在石化狀態的岩泉,兩三下就穿好掛在肩膀上的運動衫。

「我們兩個把水瓶忘在這裡了,所以回來拿。」矢巾連忙回答。

原本的尷尬氣氛隨著被打破的沉默漸漸退去,矢巾與金田一各別在櫃子裡拿出水瓶後,向及川與岩泉點點頭,就走出準備室了。

「他們能不能震驚久一點啊?真是不好玩。」及川嘟起嘴說,終於換好衣服也收拾好東西的他關上櫃子,鐵製櫃門互相撞擊的聲音刺激著兩人的耳膜。

自始至終都不曉得這樣到底有什麼好玩的岩泉又皺起眉,神色無奈。「成天看你這樣發癲,不想習慣都不行。」

「哼哼,連小岩都變得一副老成模樣,想當初我被女孩子纏住的時候,你比我還要手足無措呢!」

「……我倒是記得你把快攻的舉球砸到花卷臉上的事。」

「胡說!胡說!及川隊長才沒有做過這種事情!」

「當隊長的時候確實是沒發生過了啦。」岩泉鬆開眉間,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啊,一回想起來都是和你還有排球有關的事情。」

「小岩覺得後悔嗎?」

「後悔?」半個身體踏出門口的岩泉回頭看向及川,直視的雙眼裡有著困惑。「你怎麼不去問問花卷、問問松川,他們後不後悔?在想什麼啊你。」

「哈哈哈,可能真的昨天睡太少了,沒事、沒事。」

 

岩泉一臉「被我料中了吧」的神情,轉回頭晃了晃,也沒等及川出來,便大步流星地走往體育館。

他有自信,及川很快地就會跟上來,並且超越自己──畢竟及川可是個不肯放過任何表現機會的人啊。

 

 


评论
热度 ( 33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