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京谷賢太郎】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排球高速劃過空中,發出一陣聲響,最後以強勁的力道猛擊在球場上。

一瞬間其他交談聲都消失了,目光全都集中於站在發球線上的京谷,本人則是沒有意識到他人的眼神,轉身又拿起下一顆球。

「喂喂,控制一下力道!你剛剛五顆球有四顆球都是界外!」站在場邊負責撿球的矢巾氣急敗壞地說,「不要空有魄力好嗎!」

「我發球就是這樣。」京谷冷冷地說。

矢巾一時氣結,正要衝上去跟京谷好好理論一番時,一旁的及川拿著球走到京谷右側,嘴角略微上揚。

「好啦,矢巾別生氣,讓京谷看看怎樣才是正確的發球練習吧。」

黃綠色的球被拋上空中,及川在助跑後奮力一躍,球快速飛至對場,發出比剛才矢巾發球時更大的聲響,不論是力道或速度都接近扣球。巨響之後大家都維持著靜默,在此之前,除了岩泉誰也沒見過及川這等威力的發球,不禁都看呆了。

「怎麼樣!」及川得意地說。

「厲害。」京谷吐出這兩個字。然而及川還沒能繼續炫耀,就被京谷的下一句話打回原貌。

「可是也出界了。」

「嗯,京谷說的沒錯,是出界了。」站在球網另一側的花卷附議,「但這發球真不得了啊,及川。不過話說回來,再怎麼厲害的發球如果不在界內也沒用啊……」

「因為還沒練成嘛!」及川說得又急又快,「所以才需要練習!好了,大家都動起來!」

 

在及川的一聲令下,其他人都移動步伐,繼續著原本的練習內容,而京谷則是盯著手中的球,思考半晌,卻沒有動作。

站在對場的矢巾疑惑地看了看京谷,不曉得該不該開口(就算開口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在此刻,京谷把球高高拋起,剎那間一顆排球就往矢巾的方向直飛而來,讓沒有防備的矢巾接得措手不及。

這個發球有幾分及川的球風,但不論是球威或是力道都差了一點。矢巾的心中有股疑惑,在他認知中的京谷,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接受別人建議的人啊,怎麼會讓及川說了兩句話就調整自己的發球方式?

然而京谷並沒有給矢巾多加思考的時間,緊接著又是一記發球,猛烈的氣勢壓得矢巾有些喘不過氣來。以前京谷還有來社團練習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就是如此,毫不遮掩的張狂氣勢與任性自我的態度,就像是一隻渾身豎立尖刺的刺蝟,任誰都沒辦法靠近──這樣的人,要如何才能與他站在同一側的球場內?

 

發球練習結束的哨聲響起,短暫的休息與換場時間之後,就是A、B兩組互換,原本的發球方改為接球方。

「嘖,一年沒來練習了,練習內容還是沒啥變。難怪你們老是輸球。」京谷單手插腰,站在球場內等待矢巾發球時這麼說。

這句話不禁讓矢巾有些惱火,聽見的其他人也都紛紛摩拳擦掌,巴不得跟京谷好好地「談論人生」。原本以為這個不受控制的人又要做出脫序的事情來,但講完這句話之後,京谷就站在那邊,什麼話也沒說,等著接球。於是眾人只好按捺著內心的激動,繼續練習。

按照往常的內容練習完畢以後,依慣例是一年級與二年級一同收拾場地,但京谷收拾完東西就馬上離開了。明明是存在感強烈的人,卻不論出現或離開都無聲無息。

眼看矢巾又要發難,另一旁的渡悄聲問了問花卷:「真的要讓京谷歸隊啊?」

「他也沒做什麼被趕出去的事情吧。之前是有些衝突,但實際上說起來其實也沒怎樣。」花卷搔搔頭,思考了一下。「說不定會有好玩的事情發生呢?」

渡看著花卷一臉不曉得是幸災樂禍還是看好戲的表情,嘆了口氣,轉身就去收拾球網了。

 

先一步離開的京谷到社團準備室拿了包包就走出校門,出了校門後卻沒往平常回家的路走,反而拐了另外一條比較遠的路線。此刻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夜空裡佈滿濃密的雲朵,看不見月亮,除了路燈與路旁店家的照明以外沒有其他光線。京谷一步步往前走,須臾緩緩奔跑起來。

跑過一小段路以後,再往前就是河濱旁的河堤路,黑夜裡除了自己奔跑的聲音之外,只能聽見遠處電車行駛的聲音,還有一旁河水流動著的隱約低吟。京谷耐著性子維持同樣的跑步節奏,估算大概可以跑上半個鐘頭剛好到家。

 

即使從前那群令人生厭的學長們畢業了,京谷對於排球這種需要團隊進行的運動還是沒有什麼好感。京谷從小就不擅於與他人共事,一些他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總是會讓別人覺得困惑甚至反感──拿排球做比喻,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能讓自己隊伍的比分比對方高,就能贏得比賽,最後的結果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什麼團隊合作還是練習的過程最值得回憶,都是些鬼話。

京谷扯了扯運動衫的領口,調整了背包的背袋,跑過一盞又一盞路燈。

燈火漸近、漸遠,彷彿是被不斷觸碰的開關,照亮一段段記憶。

京谷回憶起關於排球的許多過往,包含中學時期的球隊,曾經參加過的比賽,還有過去曾經獨自練習的時光。是啊,即使再怎麼討厭團體比賽,內心的深處還是認為排球很有趣──特別是成功得分的時候。京谷握緊拳頭,不自覺地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反正如果又待不下去,大不了就走人吧。學長真是種麻煩的東西。京谷沉默地跑著,腦中又浮現及川今天的發球,挑起眉,臉上浮現尚可稱為笑容的表情。

但也幸好這群三年級還沒走,他還有機會能夠證明自己比那兩個正副隊長還要強,不管是發球還是比腕力──這難道不是運動最有趣的地方嗎?

 

京谷邁開的步伐堅定,就像是早已預料到還會再踏上這段路一樣。

 

 


评论
热度 ( 12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