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國見英】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排球真有這麼有趣嗎?」

 

下課鐘聲響起,前一刻靜謐的校園剎那間躁動起來,鐘響宛如被點燃的引線,蔓燒校園的每個角落,自然也包含了一年六班。教室內原本各自坐在座位上的學生,此刻三五成群地圍成一個又一個小團體,讓獨自收拾書包的國見更加顯眼。然而當事人臉上卻沒什麼特殊的神情,被其他同學搭話也是淺淺的回應,說不上孤僻也談不上冷漠。

「國見等等要一起去吃東西嗎?」

「欸,你忘了,國見要去社團練習啊。」

被身邊的同學提醒,原本呼叫國見的男同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帶著歉意看向國見。「抱歉、抱歉,一時忘了。排球隊練得這麼勤啊?都沒休息的。」

「還好吧,其他社團也差不多,我先去練習了。」

「哦!明天見!」

「明天見。」

結束話題後,男同學很快就把注意力轉回身邊正在交談的同學身上,國見轉過頭緩緩步行至教室外,略為散漫的步伐看起來更像是回家社的一員,而不是運動社團。

 

堅持參加排球練習至今已經邁入第四年,對於國見來說,能夠維持一項「興趣」這麼長一段時間,是相當罕見的事情。除了學校課業以外,對於其他事物,國見都不怎麼特別感興趣,然而相對地也不排斥去做,這樣的態度自然無法長久維持任何一項課外興趣──唯一的例外就是排球。

但倘若真要仔細思考,國見竟然也找不出排球對於自己而言特別在哪裡。起初中學時只是順應著父母的期許,認為中學生還是要多運動身體才會健康,所以閉著眼睛隨便挑了一個運動社團加入,練習雖然不至於辛苦可也不輕鬆,國見只覺得自己像是放學後又上了兩堂體育課。

或許是這種心態,讓國見逐漸把社團活動視為校園日常生活的一個環節,倒是與興趣沒有直接相關。一連參加幾場或大或小的賽事之後,升上中學二年級的國見才漸漸明白,北川第一的排球隊在縣內算是強豪之一。然而這個事實對國見來說並未造成太大影響,他依然每天放學就到體育館報到,結束練習之後便收拾東西回家,與球隊裡的其他人沒有太過深入的交往。偶爾會出現的情緒波動,大概也只有比賽與隊友發生摩擦時,會蹙起眉、面色凝重片刻。

至於高中會選擇就讀青葉城西,社團申請表上頭又填了排球社,或許也只是出於慣性的選擇,並沒有多麼神聖的原因或崇高的理想。

 

當國見走到社團準備室時,門後的喧鬧聲在拉開門之後更清楚了,只見幾個人在櫃子前鬧哄哄地不曉得在說些什麼,不時傳出幾聲笑聲。安靜關上門的國見迅速換好練習球衣,整理好球袋以後又靜悄悄地離開社團準備室,前往體育館。

夏末時節,白晝漸短,雖然此刻還能看見橘黃色的落日,但等下練習結束之後應該就只能循著路燈的照明回家了吧。國見邊走邊想著,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起兩個月前,被夕陽照亮的社團準備室裡,眾人各據一方的沉默。

體育館的大門就在眼前,國見拋下腦中的思考,以尚且及格的音量打了招呼,走進體育館內。

 

青葉城西的社團練習時間相當固定,除了週一的休息日以外、週二至週五的晨練,放學後的社團活動時間都有固定的基本練習菜單,而週末的練習則是會由兩位教練彈性決定練習的項目,偶爾也會有練習賽。

即使是在IH預賽失利後,除了比以往多了點隊形排練以外,練習的內容與強度也沒有太多更動,維持著青葉城西一貫的風格。而就在今天的扣球與攔網練習時,一陣不自然的疼痛讓國見的動作慢了半拍,以至於原本應該被攔下的扣球就這樣硬生生地落在球場上。

在球場上的觀察向來敏銳的及川馬上喊了暫停,走近國見身邊──雖然國見偶爾會貪懶而動作不到位,但卻不至於犯過於明顯的錯誤──還沒問國見是否受傷,就看見噴濺在地板上的細碎血滴。

及川的表情馬上冷了幾度,站在國見旁邊,一瞬間看起來真有幾分隊長風範。

 

「哪邊受傷了?」

「右手。」國見淡然地開口,彷彿受傷的人並不是他。

「我看看。」及川抓住國見舉起的右手,無名指的指甲已經裂開了,血跡沾到中指,不確定是不是中指也有受傷。「手指能動嗎?不要動太快,感覺到痛就停止。」

「還好。骨頭應該沒事。」

「沒事也不是你說了算。」及川嘴上這麼說,但看國見的傷勢應該並無大礙,說話的語氣又恢復幾分平時的輕浮口吻。「誰打的球誰負責啊!送國見去保健室!」

「是我。」早就從球網的另一側繞過來的岩泉開口。

「嘖嘖,我早就跟小岩你說過了吧,練習的時候要注意力道!注意力道!這下把學弟打傷了,你要一個人抵兩個人上場嗎?身高又沒有人家高──」

「閉嘴,你一開口怎麼就沒完沒了?」岩泉無奈地揍了及川肚子一拳,不顧及川還在佯裝可憐,拍了拍國見的肩膀。「走吧。」

 

國見跟著岩泉的腳步走出體育館,才走沒兩步,國見就出聲喊住岩泉。

「岩泉學長,我可以自己去保健室,你不用陪我。」

岩泉轉頭看著這個比自己高上幾公分的學弟,直視的目光裡有無奈也有詢問。

「只是小傷,去一下保健室很快就能回來。不陪你去,只怕我等等耳根子要被及川炸爛……」

如果換作是其他人,聽到岩泉這麼說話,大概已經笑出來了,但此刻站在岩泉面前的是國見,所以岩泉沒有得到對方太多反應,短暫停頓的步伐又開始往前邁進。

校舍大樓間的走廊燈光已經亮起,穿過幾盞燈火後就走到保健室的門外。幸好保健室老師還沒回去,確認國見手指的傷勢並無大礙,消毒上藥並且包紮好以後就沒事情了。

國見盯著自己纏著繃帶的手指,彷彿若有所思。岩泉瞥了瞥國見,在走回體育館的路上淡淡地開口。

「你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在意啊。」

「唔?」不太明白岩泉意思的國見面露疑色,以為對方指的是自己的傷勢。

「比賽本來就有輸有贏,雖然很不甘心,但一部分也得看運氣。我們能做的就是準備好,然後上場。」岩泉慢悠悠地說:「既然及川都認為你這樣沒問題,你也不用太介意,該好好發揮的時候全力以赴就好。」

「……是。」

「嗯,這樣搞得很像是在說教……我真不擅長這個。」岩泉搔搔頭,接著說:「對輸贏有執念本來就很正常,每個人處理情緒的方式也都不一樣。或許你沒覺得排球多有趣,但輸球本來就會心情不爽,要正視這份不爽,才能真正跨過去。」

國見聞言,沉默了半晌,還在思索著應該怎麼答話的時候,岩泉就又接下去說話。

「你剛剛的攔網,很明顯是因為遲疑而慢了一步,所以手指才會被球打到那個地方。但這並不是因為你偷懶,不是嗎?」

「我……」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體育館的大門口,背對著國見的岩泉再一次轉頭看著國見,伸手拍了拍學弟的肩。

「擔心什麼呢,我們都在。雖然及川那副德性,在排球這方面還是可靠的。」

「……謝謝學長。」思考許久,國見最後只能吐出這句話。

岩泉聞言只是擺擺手,拉開體育館大門,燈光自門縫流瀉,最後照亮兩人。國見跟隨著岩泉的腳步踏進體育館,感覺自己彷彿放下的胸口的大石,同時意識到,原來自己的心中不知不覺地累積了這麼多重量。

 

──距離「那一場比賽」,還有一個月。

 

 

 


评论
热度 ( 20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