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松川一靜】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夏季黃昏姍姍來遲,當花卷放輕動作打開體育館大門時,裡頭的練習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趁著沒人留意,花卷躡手躡腳地走進體育館,換上球鞋,反手就將落日餘暉關在門外。

門板闔上的聲音引來場邊人的注目,距離大門最近的岩泉看了花卷一眼,隨即轉回頭盯著場內的練習。見狀,花卷鬆了口氣,想來松川已經知會過岩泉了,否則他一踏進體育館,首先面對的就應該是吵鬧的及川──畢竟要讓及川完全沒發現花卷缺席是不可能的事,也只能拜託松川和岩泉多少轉移一下隊長的注意力了。

第二個發現花卷的人是松川,後者趁著到場邊喝水的空檔與花卷攀談了兩句,自然而然地和花卷一組進行下一個練習項目,在其他人都沒發覺的時候加入了下半場練習。

花卷從社團準備室一路跑到體育館,多少也暖了身,但一時半刻還銜接不上強度比較高的扣球練習,幾球練習過後松川便與花卷交換了位置。花卷接受了松川無聲的善意,一輪練習結束之後才開口交談。

 

「還真是什麼都瞞不住你耶,謝啦。」

「好說,好說。泡芙有沒有我的份?」

「你又不愛吃甜的。」花卷聞言睨了一眼松川,「但我有買你的。你怎麼知道我有多買?」

「沒有為什麼。」松川掛起平時那個輕鬆的笑臉,「接著練習吧,免得及川又發難,說我們偷懶。」

花卷撇嘴笑笑,看著同窗近六年的朋友,不知怎地有些出神。即使和松川認識已久,花卷與松川相處時仍常有摸不清對方想法的感受。比起直腸子的岩泉、什麼情緒都擺在臉上的及川,沉默時刻居多的松川反而是讓花卷最沒把握底線何在的朋友。平時總是在一起嬉戲笑鬧,花卷偶爾還會擔任及川的鬼點子提供者,但每每迎上松川淡然自持的目光,花卷心中的那股躁動就會慢慢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沒有把握的心虛感。

練習的節奏並不允許花卷沉溺在雜念中太久,其他人的吆喝聲很快地喚回花卷的意識,在充斥著汗水氣味的熱氣中,追逐著每一顆劃過球場上方的球體。

 

扣球練習結束後,緊接著是攻防隊形的演練。排練完一輪基本隊形以後,按照慣例抽籤分成兩隊,進行三盤決勝制的練習賽,分出勝負後練習就算結束了。

今天的練習賽足足打了三盤才分出勝負,好不容易結束比賽,一群人汗涔涔地在場邊或坐或站,一邊補充水分,一邊收拾物品準備離開。

「今天這分組太不公平了,及川學長和岩泉學長在同一隊簡直是修羅……」

「嘿,但是阿渡在你們那隊啊!今天小岩的球竟然有一半都被接住了,太可惡!」

「原來我只接起了一半的球……」

「渡學長別氣餒,那樣的扣球可以接起一半已經很厲害了。」

「別說我們這隊,你們那邊有松川學長和花卷學長也不是蓋的啊。」矢巾將喝完的水瓶放進背包裡,「今天我的球不知道有多少都被學長們攔下來了。」

「就是說嘛,這樣就扯平啦、扯平。之所以會贏,大概是因為主將太帥氣的緣故吧……」

 

這頭的及川還處於飄飄然的得意狀態,另外一邊的氛圍顯得冷靜許多。最早收拾好東西的國見垂眸,瞥了瞥不遠處的及川與身旁的松川,開口說話彷彿喃喃自語。

「沒想到松川學長打球也這麼隨興。」

「嗯?」與國見比肩的松川聽見對方的低語,頓了頓手上的動作,撇頭看向國見。「還沒有國見你隨興呢,對吧。」

雖然原本就沒打算繼續回話,但被松川的回話這麼一堵,國見仍然免不了有些尷尬,已經收拾好東西卻沒有離開。繼續收拾背袋的松川發現國見的遲疑,嘴角略略上揚。

「你別想太多,我沒生氣。今天我是放水了點沒錯,不讓及川得意一下他今天就要悶壞了。」松川慢條斯理地說:「但你也不要老是這麼鬆散啊,沒有試著挑戰自己的底線看看,誰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到什麼程度。」

「……謝謝學長。」國見這才正視了松川,低頭鞠躬後就先一步離開體育館。

國見細想,雖然和松川同樣是北川第一畢業,但相處的時間卻沒有特別長,儘管這點和其他三年級的學長是一樣的,但不論是松川冷靜的態度或是一針見血的言論,還是相較於其他三年級而言更深一層的城府,都讓國見本能地對松川感到敬畏。就像是一片看不清楚的湖水,讓人內心惶然、觸不著底。

 

松川看著國見顯得遲疑的背影走遠,沒有再多說什麼。拉上背包的拉鍊,收拾好東西的松川往旁邊走了兩步,只見早就準備好可以離開的岩泉站在一旁,臉上的神情有些無奈。

「又要留下來等他啦?」

松川上前攀談,岩泉聽見松川的聲音後抬頭,輕嘆口氣,眼神望向還在胡鬧的及川,有些心不在焉地開口。

「對啊,老樣子。看他這樣鬧騰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不過,」話鋒一轉,岩泉的眼神變得強硬,「別再有下次了,該到的練習還是要到,不然之後學弟也一個個這樣就沒完沒了了。」

「知道了,多謝你。」松川眨眨眼,「不過只怕別人也做不來這種事情,學弟們也不敢拜託岩泉學長這種事吧?」

「你還敢說。」岩泉最終忍不住笑意,玩笑般打了松川背部一拳。

「很痛欸,要是被你打傷怎麼辦?」松川故作受傷,下一秒又恢復波瀾不驚的笑臉。「好啦,我要去領取獎勵了……你們可別搞太晚,記得叫他克制一點。」

「他是會聽人勸的人嗎?」岩泉的臉上又浮現最一開始的無奈神情,松川也不再多說,跟岩泉揮了揮手就離開體育館。

 

「你跟岩泉在說什麼?」在走往社團準備室的路上,花卷攔住快一步的松川問,結果換來對方意味深長的一眼,便有些心虛。

「沒什麼,就是一些關於我的獎勵的事情。」

「啊~你倒是提醒我了。其實我也買了他們兩個的,晚點拿過去給岩泉好了。」花卷狀似不甘地翹起嘴:「真想在及川那份裡面加料。」

「要是跟之前一樣,最後中獎的是岩泉……」

「唉,不過就是吃個泡芙,怎麼這麼困難呢?下次真的要避開及川,跟他扯上總沒好事情。」

「你這句話說五年多了,結果還不是這樣。」松川笑著說。

 


评论
热度 ( 18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