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渡親治】

青城中心,一般向無CP。

 

 

如果是一年前的自己,一定無法想像現在的情況。甫完成每天固定接球練習的渡坐在場邊,掛在腳踝的護膝有些鬆垮(是時候去買雙新的了),一邊喝水一邊看著場內的發球練習。

新學期開始加入的新生也漸漸習慣排球隊的練習了,雖然今年的新生數量不多,但感覺資質都還不錯。渡用衣袖擦了擦汗,眼前的景象讓他忍不住回想一年前的自己。

青澀,急欲探索,對於眼前所見的一切充滿好奇。

 

「渡!」

「是!」場內的呼叫打斷渡的思考,他隨即面向球場站起來。

「你的練習完成了嗎?」及川擦著汗說:「要不要來舉一下球?」

「欸,可是教練……」

「他們兩個人現在都不在嘛,沒關係的。」

渡看著笑嘻嘻的及川,心裡感到有些兩難──雖然是學長說的話,但這種跨越職位的練習是否為教練所認可還是個問號。渡看向場內另一邊的岩泉,眼神帶有徵詢意見的訊息,只見岩泉聳聳肩,沒有多說些什麼。

那應該是沒問題吧。渡連忙應聲,調整好護膝後就踏入場內;每一次他都很享受這個瞬間,明明只是簡單的一條白線,線內與線外卻是截然不同的世界。這點,在渡成為自由球員之後,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

「渡學長要舉球?那及川學長?」金田一困惑地問,只見其他一年級球員也都滿臉疑問。

此時一旁的矢巾才像是突然想到似地,轉頭和金田一說:「對了,你們都還不知道,渡以前可是個舉球員喔。」

「哦……」

「渡舉球舉得很不錯呢,但還是差我一截啦。」及川語帶得意,沒想到下一秒就被岩泉狠狠肘擊,得意的神情瞬間消散。「嘖!好痛!好痛啊小岩!」

「你再說下去,練習時間就要結束了。要練就快點。」

「好啦,好啦。」及川揉了揉被打的腰際,然後撿起一顆球。「大家就定位,準備扣球練習!」

「是!」

眾人紛紛站到後場,手持排球站在前場側邊的及川帶著笑看向渡:「那就麻煩你了,渡。」

究竟是誰麻煩誰呢?渡在心中暗自思考,但緊接而來的練習很快地就將模糊的疑問自腦中抹去。

 

渡曾經非常討厭及川。當然,喜歡跟討厭本來就是種相較之下的產物,因此這也不代表現在的他有多喜歡及川,只是與過去相比所得出的結論罷了。畢竟滿懷希望升上高中,也順利加入球隊,卻發現隊伍裡早就存在著一個王牌等級的舉球員,這對當時的渡而言無非是個打擊。

雖然說一個球隊裡有相同位置的球員並不奇怪,特別是青城這麼大的一個球隊,只要能進入名單中,就代表自己還有上場的機會。然而,在看見及川打球的那一刻,渡就明白自己是無法與這個人競爭的,即使原本還有一點較勁的心態,也在看見對方舉球的瞬間煙消雲散。

這個人,真的很厲害。雖然非常不願意,渡還是下了這樣的結論。

從來沒想過要打舉球員以外的位置,但也不想退居二軍只當個備用的替補球員。當時的渡甚至想過乾脆退出球隊、放棄排球──然而那時一場隊內的練習賽,卻改變了渡的想法。

不論是手腕、手掌、還是指尖,碰觸到球都只有短暫的瞬間,卻能讓球產生不同的改變。當球因指尖施力而快速轉換方向,並且被擊出清脆的打擊聲時,心中那股爽快感和接起驚險的扣球一模一樣。渡看著被扣至對場的排球,再一次覺得,能繼續打排球真的是件快樂的事情。

 

「辛苦了~」

「辛苦了!」

練習結束後的社團準備室裡彷彿刮著旋風,嘈雜聲與鐵櫃門板碰撞聲此起彼落,一旁的松川正在跟花卷討論要去哪邊吃東西,動作一向迅速的國見則是已經收好球袋準備離開;就在此刻,不知道受到什麼刺激的及川突然大聲一喊,霎時所有人都停下動作,看向站在教室中央的隊長。

「大家一起來去吃拉麵吧!」

「蛤?」

「什麼?」

「我還有事情,先走了。」國見冷淡地丟下這句話,準備拉開教室門的時候,肩膀卻被一隻手搭上並向後拉。

「這學期都還沒有一起去吃東西耶,大家一起去嘛!」及川拉住每次總是最先離開的國見,轉頭看向其他人。「車站前的那間豚骨拉麵好像最近有優惠,一起去吃吧!」

「一定是岩泉懶得理你,你才又想一起吃飯吧。」花卷從松川背後探出頭來,不懷好意地一笑。「要大家陪你吃飯可以啊,隊長要請客、請客!」

「你們別亂來!要請我也只請小岩吃飯!」

「嗚嗚,松川你看,及川就是這樣對待同學與學弟的,好差勁──」

「直說你今天沒有帶錢包出門就好啦,花卷。」

「嘿,還是岩泉懂我!」

 

在一陣紛亂中,包含二年級與一年級的隊員都被拉到拉麵店裡一起吃麵,一行人浩浩蕩蕩地佔據了店裡的一個區塊。店裡空間並不大,因此彼此的座位難免靠近了些。渡發現坐在自己前面的金田一有些侷促,趁著店員遞菜單時出聲攀談。

「剛剛練習,我舉的球還可以吧?」

「啊?啊,嗯!我覺得很好!」

「金田一好敷衍喔,嘖嘖。」坐在金田一旁邊的松川出聲揶揄,果不其然換來學弟的緊張澄清。

「松川學長!我才沒有那個意思。」語畢,金田一轉身向店員點好自己的餐點,回過頭來正好對上渡的視線。

正當渡心想:「不好了,這樣可能讓金田一更緊張。」正想找個話題來舒緩氣氛時,沒想到金田一卻率先開口。

「渡學長舉的球很好打啊,我真的這麼覺得。」

「不枉費渡平時額外做的練習啦。」坐在渡旁邊的花卷加入對話,「自由球員的練習量不輕鬆呢,你陪矢巾做了不少練習對吧?」

「欸,真的嗎?」金田一訝異地說。

「畢竟自由球員也不是完全不能舉球啦,在某些特殊情況下,也許可以成為作戰的一部分。只想著把球接好是不夠的。」

正當渡在說話的時候,眾人的拉麵上桌了,一瞬間美味的白霧瀰漫在座席間。練習結束後胃袋空空的排球隊員們無一不食指大動,此起彼落的開動聲中斷了交談,有好一段時間,除了進食的聲音以外幾乎沒有人說話。

 

「這麼說起來,記得之前擔任自由球員的學長,好像也蠻常舉球的。」先一步吃完拉麵的松川突然抬頭說,讓坐在旁邊的幾個人都不約而同抬起頭來。

「嗯,是井野學長。」渡嚥下口中的叉燒,帶著回憶的語氣說:「學長還在隊內的時候,練習賽常常代打上場舉球,因為那個時候為了特訓每個人的接發能力,練習賽的配置都沒有自由球員。」

「所以那位學長也是舉球員出身的嗎?」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學長的接球真的很強,很多技巧都是井野學長指導我的。」

「井野學長那個時候說過,渡很有自由球員的潛力,包括身高也是。」花卷開玩笑地說道。

「花卷學長,這是人身攻擊喔。」對此已經習以為常的渡淡然回道:「我才不是因為身高打自由球員!而且那是你們都太高了,學長就算了,新進來的學弟也……」

「身高也不是我能決定的啊……」金田一感嘆地說,接著好奇一問:「不過學長平時除了跟大家一起練習之外,還額外練習接球,這樣子還有體力練舉球嗎?」

「曾經做過的事情,沒有那麼輕易就忘記啊,特別是身體。況且,也不是只有我做額外的練習喔。」渡笑著回答:「雖然我現在是自由球員,但沒有人規定我不能練習接球以外的東西,我也沒必要放棄自己的武器。」

「自己的武器……」

「瞧你把金田一唬得一愣一愣的,這不是井野學長說過的話嗎?」也吃完拉麵的花卷放下手中的筷子,噘嘴笑著說。

「哈哈,沒錯,當時聽到學長這樣說,我真的超級震撼的。後來想想,不管打什麼位置,排球都要整個隊伍一起打才能獲勝啊!不管是接球還是舉球,都是串連起攻勢的一個過程。」渡放下手中的筷子,語畢後捧起拉麵碗,大口喝光剩下的湯底。放下碗之後,爽朗地打了個嗝,惹來旁人一陣喧笑

 

「雖然自由人上場的時間和活動範圍都受到限制,但是,」渡認真地看著金田一,說:「我看到的世界跟你並沒有不同喔!」

「明明就相差很多啊,十幾公分的差距耶~」

「對啊,跟我比起來也有十公分。」一旁吃完拉麵的矢巾也過來湊熱鬧。

「欸~你們在說什麼~我也要聽!」跟在矢巾後頭的是及川,聽見及川這麼問,距離最近的花卷悠然地開口。

「這沒有及川學長的事情,對吧,渡。」

「哇!花卷你竟然吃裡扒外!」

「笨蛋及川,你可以不要亂用成語嗎?」更後頭的岩泉似乎打了一下及川(後者傳來一陣哀呼),提起兩人份的球袋走出來。「吃飽就該回去了,各自小心。」

「好啦,該回家了~明天見啊!」

「辛苦了,明天見!」

 

渡看著穿著同樣制服的隊員們走往店外的身影,想起過去一年在場上看見的背影,以及一同獲得的勝利,覺得自己眼前的世界似乎又更開闊了幾分。

──當然,這也是一年前的他始料未及的。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