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日 (HQ 大菅)

在櫻花還來不及綻放的四月裡,菅原正式從一身漆黑的烏野校服中畢業。那一年的春天來的特別早,往年總是盛開的梅花已有衰態,路旁的櫻花樹則是能窺見抽芽的花苞,而烏野高校的畢業典禮就處在花期的空檔間。

但這並沒有讓畢業這個人生中的階段大事失了顏色,手持畢業證書圓筒、互相群聚攝影留念的學生佔據了校園裡的大小廣場,紀念冊早在過去一個星期裡穿梭於各個教室內,所有的學生無不把握這最後一點高中時光。

 

對菅原和澤村也是。好友東峰十分配合地獨自面對社團學弟們的淚水攻勢(儘管在歡送會上已經話別過一回,但是情感豐富的幾個學弟怎可能就這樣罷休),替好友們爭取到最後的獨處時光。

相較於眾人聚集的戶外,校舍內部卻是杳無人煙。澤村拉著菅原,走過空蕩的走廊和教室,明亮的日光與片片影子滑過他們的身影。

 

菅原一年級的教室、他們第一次說話的轉角、二年級與三年級同班的教室、還有一年級不同班時一起吃午餐的那個穿廊(桌椅區還是在那裡,三年來沒有變過)。

隨著階梯一階階往上,直抵他們第一次接吻的樓頂。在晴朗的天空底下,菅原拉下澤村的臉,用高中時期的最後一個親吻,在相同的地點,為彼此的青澀時期劃下句點。

 

「謝謝你。」菅原突然地這麼說,在親吻結束後漾開偌大的笑容。

謝謝你與我相遇,謝謝你拉起我的手,謝謝你一直以來陪伴我。

澤村替菅原抹去從眼眶溢出的淚水,並緊緊攬住對方。不遠處傳來陣陣歡呼,在這個屬於畢業生的日子裡,澤村與菅原再一次與對方互許承諾。

 

縱使有無法避免的別離,那也是為著再一次的相遇。

 

 

同年的春天,考上鄰近大學的兩人決定展開同住的生活,選擇了距離兩人學校都不遠的地點落腳。雙方父母樂得自家兒子有同伴互相照應,對於兩人的戀情一無所知。儘管澤村與菅原都心有不安,卻一致認同現在還不是坦承的時候。

搬遷的疲勞很快地將兩人的這點心思輾到後頭,在必備用品大致安置妥當後,澤村危襟正坐在菅原面前,慎重地一鞠躬。

 

「以後請多多指教!」

「啊、大地!」原本成大字形躺在地板上的菅原笑著爬起身,也有樣學樣地一鞠躬:「也請你多多指教。」

 

逆光中澤村以為自己看見了菅原頭上飄著花瓣,伸手撫摸才發現只是錯覺。儘管離巢,但雛鳥身上仍帶著稚嫩氣息,並且依循著習慣相互依偎。

 

兩人迅速地建立起生活公約與公私領域劃分,由於各自忙碌的時間皆不盡相同,時常會有空閒時間錯開的時候,不再如高中時那般時刻相伴。雖然相處時親暱依舊,但直到澤村某日討論晚歸,看見菅原趴在自己的書桌上睡著時,才意識到兩人之間的時差問題。

從那之後,原本是各自分開的房間,就變成兩個人的書房與兩個人的寢房了。雖然菅原笑著說,與其把書房拿來念書用,不如拿來當作倉庫,但還是同意了澤村的想法。

 

偶爾遇上兩人都無事的休息日,他們還是與以往一樣,抓起排球就往球場跑。進入新的學校與系所,兩人都各別投入了系上的排球球隊,重新成為一年級的菜鳥,常年習慣運動的身體並沒有因為短暫休息而遺忘練習的感覺,對於排球的執著也隨著環境的不同而悄悄改變。

只要身體情況允許,在自己還能夠跑跳的時候,要一直打著排球。是這樣的熱愛與喜歡啊,並不輸給任何人──只要摸到球就感受到自在愉快,所以再辛苦的練習都能夠度過。至於終點究竟是何處,又是什麼模樣,似乎不再是最重要的一點了。

 

因為兩人彼此關係緊密,連帶的也認識了對方身邊的同學與隊友,兩人的對打時光逐漸轉為三五好友組隊打練習賽的機會,嘻笑間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也許哪天你們兩個都成為隊長,會在比賽裡碰頭也說不定喔。」

無心的一句話成為心念的種子,誰也沒料到在三年後的澤村與菅原果真成為兩校隊伍的隊長,並且在地區資格賽上碰頭。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再沒有比他們更了解對方的人了。即使是前一晚同睡在一張床上的枕邊人,只要站在球網的兩端,就沒有能夠退讓的理由。

 

「希望你的身高沒有白長呀,大地。」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菅。我會好好接住你的發球的。」

 

 

分明應該要是印象深刻的比賽結果,但菅原卻記不起那場比賽最終到底是誰贏了,只記得自己不管是發球還是扣球都沒能從大地手中得分,卻硬是在頂球角力時技巧性的扳回一城──這個戰果讓菅原樂了好一陣子,直到他們再次引退後也仍舊時常提起。

練球的時間終究還是被求職奔波所替代,都沒有繼續往上深造打算的兩人不約而同地投入面試與履歷的戰爭中,在忙碌了好幾個月以後,總算塵埃落定的兩人在飯桌上各執一方準備公開結果,才發現這般兜了幾圈,他們還是回到了同一個地方。

資格錄取的通知單上,在公司欄位上註記著相同的名字。

「哎呀!」

「我的天!」

開心驚訝之餘也不忘告知雙方父母,掛掉電話後,激情未平而激動緊抱在一起的兩人止不住臉上的笑意,須臾菅原趴在澤村身上開口,語氣與當年如出一轍。

 

「謝謝你。」

「菅……」

「那個呀、大地。」菅原將臉從澤村頸窩處抬起,兩人雙眼直視。「你覺得是不是……該回去一趟宮城了。」

「你是說……」

 

澤村語帶保留的詢問,只見菅原沉默半晌後緩緩點頭,確定兩人所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在一片緊張氣氛中突然相視而笑。手心不知道何時開始緊緊牽在一起,於是他們一同攜手走過的地方又多了一處。

 

 

與當時離開宮城的季節不同,澤村與菅原穿上薄長袖與外套,回到冬季總是特別早來臨的家鄉。甫踏出車站,呼出淺淺的白霧,環顧似乎有些改變、但感覺依舊的街道,菅原拉了拉澤村的手,輕靠在澤村臉龐悄聲說話。

每當菅原有什麼願望時,總是會不自覺的像個孩子般拉手,這是屬於澤村大地的菅原記事。

 

「吶吶、大地,我們先去學校一趟好嗎?」

「是沒有不行啦,不過怎麼了?這時候學校應該也都沒人吧。」

「只是想看看,特別是體育館跟頂樓,不過頂樓大概上不去吧。」菅原咧嘴一笑,牽動眼角的黑痣。「總覺得那兩個地方可以讓人勇氣倍增呢!你不覺得嗎?」

「這個樣子啊~」

 

重新邁開的步伐依舊有伊人相隨。也許未來的路上,我們仍然會面臨許多離別,但是我們都相信,相信彼此,也相信新的開始。

正因為前方未知令人畏懼,所以我們無所畏懼。

 

 

「好,就看誰先到體育館,就先去另外一個人的家!」

「欸?什麼!等等啊、菅你不能偷跑!還有行李啊!」

 

 

 

 

 

2015.06.14

 

希望不管是澤村還是菅原都能一直陪伴著對方、一直保持著微笑!要幸福唷QUQ!

雖然想當作生賀不過一整個遲到XD,希望明年可以好好替大天使慶生>O<!!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