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冷天氣裡的冷空氣 (HQ 及岩及)

初春季節,天氣漸漸地暖和起來,但不時的冷氣團逼近仍讓氣溫低迷不已。看膩了整個冬季的雪,對於此刻還飄落頭頂的白色結晶物實在難有好感,特別是自己一時疏忽而將手套與毛帽換洗的此刻;及川單靠著一條圍巾與夾克站在車站外,凍紅的鼻尖與顴骨在口鼻呼出的熱氣底下格外鮮明。

雙手塞在夾克外套的口袋內,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冰冷的指尖相互靠攏,雖然沒有更冷,卻也沒有變溫暖。

 

及川抬眼望望車站前廣場的大鐘,上頭的時間距離與岩泉約定好的還有段距離。他放棄了掏出褲子口袋裡的隨身聽與耳機的念頭,因為不想讓手從夾克口袋中離開。他再次呼出一口熱氣,可白霧消散後隨即貼上的是更難耐的冰冷,就像是點了火柴的少女,在火柴熄滅後對現實變得更無法接受。

 

列車停靠,列車行駛,人潮來去、或洶湧或零星。及川心不在焉地聽著身後傳來的腳步聲與交談聲,伴隨著又一班列車的離站──那些都不重要,因為他知道那班車上沒有他所等待的人。

百般無聊裡及川開始回想,想上一次與岩泉見面,想著去年球季兩個人一起去看球的夜晚,想著他們經歷的每一次畢業,想起兩個人穿著制服穿梭在校園與球場的日子,最後想到他們都還好小、好小的那個時候,第一次見面的模樣。

不管經過多少次回想都不會斑駁的記憶,永遠閃閃發亮。想到這裡,總是會讓及川忍不住微笑。

 

「在傻笑什麼啊?冷颼颼的連口罩都沒戴,你想冷死誰啊,傻笑川?」

「唔啊、小岩?不是說是35分到的車嗎!」肩膀被打了一掌的及川吃痛之餘不忘抬眼確認時間,長針正停在數字三的位置。

「知道你都提早到所以我故意說晚了。」

「咦!小岩學會耍心機了!怎麼辦竟然被帶壞了嗚嗚嗚──」

「少來了,再怎樣都沒有傻笑川心機,你腦子省著點用吧。」岩泉戳了戳及川的額頭,又捏了及川的鼻子。「你到底站多久了?為什麼不進車站裡等啊,硬要在外面吹風。」

「嘿嘿,可憐一點這樣小岩才會對我好一點啊。」

「請問我平常哪裡對你不好?」

「嗯……暴力相向?」

「你少做些愚蠢的事再說吧。好啦,該走了,你有沒有帶傘?什麼?沒有?你剛剛是一路頂著雪走過來的嗎!連個帽子都沒戴!及!川!徹!」

「啊──唷──小岩你是我的老媽嗎……喂!把我打暈了你還要多扛一個人不划算啊!」

「你閉嘴!安靜帶路!口袋過來!」

「……」

 

一臉笑嘻嘻的及川閉著嘴走在岩泉身側,下一秒夾克兩邊的口袋就被岩泉各塞進了一個暖暖包,大概是岩泉剛才放在自己口袋裡用的吧,暖暖包的熱度剛剛好。

及川看了岩泉一眼,將靠近岩泉那側的暖暖包拿出來,塞回岩泉的外套口袋裡,換來岩泉飽含怒氣的一眼瞪視。表情豐富的及川沒開口說話,也沒收回插在岩泉外套口袋裡的手,十隻手指就包圍著發熱的暖暖包,相扣在一起。

岩泉沒再說什麼,也沒將手抽離,只是將另外一隻手拿著的傘扔給及川,又替及川拍落額前髮上的雪花,隨即便轉回頭沉默地踏著步伐。

 

及川忍著鼻尖一股想搔癢的感覺,皺了皺眉,瞥眼看向岩泉,卻意外發現毛帽底下的耳廓微微泛紅。及川忍住了想要揶揄岩泉的念頭,在口袋裡相互靠攏的指尖驅逐了寒意,不再冰冷,而愈來愈溫暖。

沒錯,是溫暖。及川在心中默默地再念了一次這個詞語,同時察覺到,不知從何開始,他不再覺得四周的空氣冰冷難受──為什麼呢?他想,也許是因為撐著傘的緣故吧。

 

 

「唉,小岩,我真的不能沒有你耶。」

「廢話,不是叫你閉嘴了嗎傻笑川。」

 

 

 

 

 

2015.03.11

 

Plurk的小點文by須羽!tag是冷空氣。不知道為什麼及岩及總覺得很適合很多字的標題(XD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