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二人の日 (HQ 鎌二)

CWT39突發(又搞成突發TOT

19歲的社會人鎌先與18歲的高三生二口

下面是試閱部分(雖然覺得都是床鏡頭好像不太妥但就就就就就這樣吧*揍

我撒了大量砂糖過年大放送(有感覺到作者瀕臨極限就開始聒噪麼

最後求......求同好協助擴散TOT → CWT39印量調查表單

 




 

凌晨三點鐘。

 

重重夜色覆蓋整座城市,悄然無聲地滲透了房屋所圍繞的街道,以及街道交會的每個路口。除了幾隻未眠的野貓與零星車輛穿梭在柏油路上以外,不見其他騷動。街燈靜謐地照亮路徑的軌跡,同時也使夜色更加漆黑如墨,彷彿只要手中握有一點光亮,就能擾亂整片寂靜的夜晚。

 

鎌先平常睡覺時總習慣關閉所有光源,原因無他,只是從小就習慣了熄燈而眠;但今晚,六坪的小房間內卻點燃了鵝黃色的夜燈,隱約照出單人床上的兩個人影。

對兩個雙雙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男生來說,一張單人床的空間當然過於狹小,因此鎌先不得不與二口四肢交疊、以擁抱的姿勢一同蜷曲在被褥裡頭。鵝黃色的夜燈是二口的堅持,對此妥協的鎌先起初無法習慣房內的光線,便把臉埋進二口的肩窩與被子之間、以遮擋燈光──即使是後來鎌先習慣了夜燈,也沒有改變這個舉動。

 

夜深,而人正酣眠。被褥下的肌膚相親,兩人份的體溫互相交疊,比起穿著保暖衣物更顯溫暖。頃刻後落下一陣夜雨,雨水砸在屋簷上的聲響帶著節奏,從寧靜漸次嘈雜;二口只是翻過身,咕噥幾聲,並沒有被擾醒。

雨勢很快就停歇了,夜晚再次恢復靜謐。睡眠中的鎌先雙手一收便拉近兩人之間的空隙,動作引起的摩擦使二口發出幾聲輕囈,柔軟的髮觸碰到鎌先的鼻樑。

 

他們的雙腿不再交纏,取而代之的是更緊密的接觸。

 

 

 

 

五點半,清晨。

 

在睡夢中聽見鬧鐘聲響的二口猛然睜開雙眼,下意識往枕頭旁邊找尋設置鬧鐘時間的手機,撲空後才發現眼前屋內景色並非自己的房間,縈繞於腦中的叮鈴聲此刻才終結在睡夢之中。

背後傳來幾聲嘟噥,一陣騷動讓貼近的肌膚相互摩擦,二口這時才真正回過神來,回想起自己昨天放學後便趕忙搭車來到鎌先居住的事情。還真是好久沒有這麼被衝動所驅使了啊,二口心想。

睡在外側的二口抬頭往床旁的牆上一覷,圓形的時鐘顯示著此刻的時間還不到六點,是平時晨練日起床的時間。思及此,令二口的胸口有些發悶,長時間下來養成的習慣果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變的,即使是在引退兩、三個月以後的現在,身體依舊沒有忘記曾經日復一日的作息。

 

不論最後的結果如何,約定是否有達成,身為一個隊伍的前輩,最終都還是會離開球場。鎌先如此,如今的自己異同。

 

二口轉過身,將臉埋進鎌先的胸膛,閉上眼睛,任憑朦朧睡意淹沒意識。

 

 

 

 

八點鐘,日光微亮的早晨。

 

背脊的一陣冰涼讓鎌先自睡眠中轉醒,先是慣性舉起手爬梳後腦的髮,而後才注意到被子被床上的另一人捲走大半,罪魁禍首睡得正香。

凝視二口的睡臉片刻,最後鎌先還是忍不住伸手抹去對方嘴角的口涎,待收回手才想到忘記拍照作為嘲笑的依據──也罷,反正機會多的是。鎌先如此想,自床的另一端起身,寬鬆的長睡褲掛在腰間,結實胸膛與手臂裸露在早晨的空氣中,光線安靜地描繪肩膀與腹部的肌理紋路,留下分界不明的淺淺陰影。

 

「哇,都這個時間啦……」瞥見牆上時鐘的鎌先詫異低語,一頭睡亂的金髮蓬鬆凌亂,毫無平時充滿幹勁與動力的氣勢。幸好今天是個不必值班的週六,那麼不管睡到幾點才醒都無所謂──抱持著這樣的心態,鎌先在離開房間前走到床的另一側,彎下腰揉亂了二口棕色的髮絲。鎌先並無叫醒二口之意,只是看著對方不管怎樣都睡不亂的頭髮,忽然興起想要作怪的念頭,但結果只是屢戰屢敗。

然而,即使是這樣的舉動也沒有擾醒二口,看來昨晚確實讓二口累壞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