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極光 (排球大菅)

*一年前的舊稿

*大地→←菅原

*好像是第一篇小排球的文章(大笑),放上來大家一起笑笑(欸

*一堆我流設定,偏食或是挑食的朋友們就別點進來了吧

*回頭看還是有一點進步的真是欣慰啊(有吧有進步吧(rofl)

*聽說人一緊張就會開始多話好像是真的(......(對手指


*Ready?GO↓





 

 

你忘不了他轉身離去時的那個背影。儘管你已經看過無數次,不論是球場上身穿球衣的背影、或是教室中低頭疾筆振書的模樣,從左後方可以微微看見他的側臉與直視前方的眼眸,澄澈的像是光滑清透的玻璃,那是你從第一次見面就對他存有的印象,一直都沒有改變過。

 

而你也知道,那目光從來沒有真正停留在自己身上。

 

 

正式交接了社團幹部的那天,胸口充滿許多煩悶情緒的你跑去了對方家裡,意外的來訪讓他臉上出現了有些錯愕的神情,但並沒有拒絕你的到來(畢竟你們曾經是習慣這樣的互動的,只是不知從何、從誰開始斷了這樣的交流)。你把所有的沉重摔落在菅原宅的玄關前,一如過去每一次你站在對方面前的模樣。不論在旁人的眼中如何,於菅原面前的澤村就僅是澤村而已。

 

一直以來,你都認為你是如此的。

 

進到對方房間裡後你感到一陣錯愕,熟悉的房間裡多了些陌生的改變,混雜著極端衝突的兩種感覺交織在胸口,你看著菅原書桌上一盒經過悉心包裝的禮物,嫩黃色的包裝紙與銀色的絲帶,怎麼看都像是出自女孩子的手中。

 

 

怎麼站著?拿著點心與茶水走進房間的菅原這麼問。

 

你怔了怔,拉出一個笑容,搖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那天晚上你與對方徹夜把過去看過的幾部老電影全都看了一輪,一邊回憶影片內容的同時也一邊聊起第一次看影片時的情景。大多數時候都是你的聲音,穿插在電影角色的對話與配樂裡,偶爾他會替你所陳述的過去補添上一些遺漏的部分。

 

你心想,啊、菅總是如此,溫柔體貼的包容著任性的自己,不介意自己冒失的打擾、同時以他的方式安慰著自己。你清楚地知道,在自己的人際交友圈裡,最靠近也最明白自己的人除了菅原之外不會有他人,但時常你會困惑起:那麼對於菅來說、又是如何呢?

 

 

就寢時他捨棄了自己的床鋪,搬了被褥和你一起打著地舖睡覺。從以前開始,只要自己心情煩悶、跑來菅原家過夜時(你曾經覺得這行為與避難無異),他總會抱著兩人份的被褥與你一起窩在地上睡覺,即使到長大後也沒有改變過。僅隔著兩個手掌的距離,兩人的呼吸彷彿交纏成同一個夢境,他對你微微一笑,說了聲晚安就閉上雙眼。你看著他的淺色頭髮在夜燈下被染成一片橙黃,連同眉梢也暈染上了光亮。

 

一瞬間,你明白了胸口這份自踏入屋內後就揮之不去的鬱悶何在--為什麼過去幾個月裡自己不曾踏入菅原家、為什麼在聽見新任副主將的名字時心中雀躍不已、又為什麼他桌上的那小盒禮物能讓自己如此苦悶,一切突然都清晰了起來,一個簡潔明瞭的答案浮現在心裡。

 

你想,啊,原來如此。連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可以被稱之為愛慕的情感,原來是這個模樣。

 

 

菅會知道嗎?不,他不會的。你如此心想,在感覺到安心的同時也感到一陣失落,僥倖的心理讓你內心充滿著罪惡感,像是欺騙了對方一樣惴惴不安,但又深深慶幸這一切都只是你心中的秘密。

 

你們互為彼此最信任與信賴的存在太久了。不論是從小到大的摯友、或是球場上一直相互扶持的戰友,對彼此來說,對方的存在是那麼理所當然的事實,彷彿永遠都不會有變動一樣。

 

 

昏暗微光中你察覺到一陣溫暖靠近自己,低頭發現蜷曲成一團的他攀在自己的手臂上沉沉睡去,安適閉上的雙眼隨著呼吸的節奏而顫動著睫毛。窗外月色一片皎潔,幾縷髮絲垂落他的側臉,在月光的照耀下又顯現出原本溫暖的象牙色彩。

 

房內安靜地只聽得見呼吸的聲音、以及四肢移動時發出的被褥摩擦聲響。你凝視著大半張臉埋入被中的他,像是凝視著難得一見的美景一樣,最後釋懷地閉上雙眼沉入睡眠中。

 

 

夢中你看見了他的背影,在一片白茫雪色裡回過頭對你粲然一笑,被凍得紅通通的鼻尖與雙頰在呼吸吐出的熱氣裡格外清晰。儘管是在夢中,但你卻忍不住想著:總算能被菅看著了啊。

 

 

僅僅只是看著,就已經足夠。

 



2013.12.17


评论
热度 ( 14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