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排球大菅】日之花09

前情提要→ X 



待菅原冷靜下來回到體育館的時候,只見原本應該開始項目練習的眾人全都聚集在場邊,眾人面色凝重且氣氛詭譎;菅原放輕腳步走過去,與菅原眼神交會的澤村率先發現了他的身影。

「啊、菅,你回來了。」

「嗯,不好意思中途跑去廁所,我也熱身好了。」菅原強壓下想要閃躲對方目光的念頭,試圖維持平常的語氣。「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還不開始練習?」

「因為剛剛接到電話,原本排定最後一天跟我們進行練習賽的學校們都臨時有事,所以練習賽要取消了。」澤村臉上泛起一抹苦笑。

「怎麼會……」

「好像是因為烏養教練再次引退的消息被其他學校知道了,所以……」緣下的表情也十分複雜,一旁的木下與成田臉上也有著同樣的神情,低垂著頭默不作聲。

不約而同地,澤村與菅原都伸手拍了緣下的肩膀,此舉讓這三人以及其他人都感到意外地愣了愣,接著不知道是誰先笑了起來,原本凝滯的空氣又開始流動起來。

「唉唷,你們別想這麼多啦,就算練習賽打不成很可惜,大地也會安排其他練習好好操練你們的,不會輸給烏養教練喔!」菅原有些不好意思但又開心地笑著這麼說,並且抬起眼習慣性地追逐熟悉的標的,「是吧,大地?」

「菅說的沒錯,做好覺悟吧。」澤村雙手抱胸,臉上的表情雖然嚴肅卻不失溫和笑意。

「我們會努力練習的。」緣下臉上的表情放鬆不少,「話說回來,澤村前輩跟菅原前輩默契真的很好耶。」

「是啊是啊,不管是鼓勵還是罵人的時候都一樣的有默契!」

「田中,你要不要來解釋一下罵人是怎麼回事?」

「呃、隊長我這就去跑步熱身!」

「田中你少來,不是剛剛才熱身結束嗎?」

「嗚哇菅原前輩……!」

田中的哀號聲與其他人的笑聲混合在一起,在因為少了三年級前輩們與某兩個人、而顯得有些空曠的體育館裡,填滿了那些空洞與寂寞的空間;不論烏野排球社的未來如何,不論過去的一切會如何影響或發展,只要每個人對於排球的熱情都是一樣的炙熱,那麼烏野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菅原想起在不久的將來即將出現的新生們,突然覺得自己至今的擔憂都是多餘的;所謂的不確定因子,就是因為無法預測才會被稱之為不確定,倘若烏野是會因為這一點事件或是阻礙就停滯不前的隊伍,那麼也就代表他們的極限也就只是這樣而已──但是不是的。菅原很清楚地知道,這裡不是他們停下來的地方,即使目前看起來是原地踏步,但每一步都是為了在往後的舞台上更上一層樓所做的準備。

想跟這群人一起踏上全國的舞台──這份夢想不僅是自己內心的夢想而已,菅原明白澤村也是這麼想的。不論是什麼形式的喜歡,菅原都希望澤村與自己能維持著一直以來的默契與情誼,並且一同站上「那個球場」。對菅原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重要了,因為這畢竟是兩個人加入社團後一直以來的目標,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這件事情,相信澤村亦同。

 

上午練習結束後是中午的吃飯兼休息時間,菅原幫忙清水一起將便當與飲水搬到體育館外,沒想到在搬運的途中被一群女孩子攔下。感到意外的菅原先是將手上的便當放妥,並告訴清水先回去體育館裡面,之後才與被一群女生推出來的一位女孩走到一旁的樹蔭底下。

「不好意思讓你等了我一下。」

「不、不會!是我打擾了你們的練習。」

「請問是……三班的同學對嗎?很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我姓中島!是三年三班的沒錯!」女孩滿臉通紅地回答,半晌後垂下頭,比她還要高上一截的菅原因而只能看見對方如瀑的黑髮。

菅原大致預期到接下來會有怎樣的對話產生,因為他的腦中浮現了相同的場景與記憶,並且閃過曾經有過的想法。

──這個女孩……

「很不好意思想麻煩菅原同學一件事情……這個……可以麻煩你、轉交給澤村同學嗎?」

女孩伸出雙手將彌封好的信件遞給菅原,在閃爍著斑爛日光的樹蔭底下,信封上黏貼的貼紙被照耀出眩目的光亮,讓接過信封的菅原不敢直視信封背面所刻劃的姓名。

即使他早就知道、也早就看過上頭寫著的是誰的名字。

「你放心,我一定會交給他的。」菅原試圖以微笑回應,想看清楚對方抬起頭的面容,卻發現視線的角度正好被穿過樹葉間隙的陽光照出一片光暈。

然而即使現在看不清楚,菅原也知道,這個女孩是澤村喜歡的類型;溫柔、文靜,說話輕柔,聲調彷彿是幼貓於午後時光打盹的輕緩,一頭又直又黑的柔順長髮被微風微微吹動。菅原甚至可以想像出兩個人手牽手走在放學路上的情景,或是在傍晚練習結束後,先一步離開的澤村接過女孩手中飲料或食物的畫面──生動地彷彿親眼所見。

女孩道謝過後很快就離去了,只留下還佇立在原地的菅原,手裡拿著一只信籤、望著女孩的背影漸行漸遠,微蹙的雙眉好似在思量些什麼。有那麼一瞬間,菅原想不起來自己曾經是怎麼回覆這個女孩的,也是像這樣接下交付的信件並且允諾了對方嗎?後來真的有交給澤村嗎?自己又說了些什麼話?

「菅?怎麼自己一個人站在這裡?」澤村從體育館裡冒出頭來,看見菅原站在樹下後便大步走近。

「啊、大地。」

「想說你怎麼搬個便當搬到大家都在吃飯了還沒出現,所以就跑出來找你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你從早上開始就怪怪的,是身體不舒服嗎?」澤村語帶擔憂地說,並將臉湊近菅原面前像是想要確認菅原的體溫。

菅原向後退欲避開澤村的接近,卻沒躲掉對方伸手抓住自己雙手的動作,於是淺粉色的信封就這樣靜躺在兩人的視線裡。澤村的右手手指還貼著菅原左手的掌心,令人安心與熟悉的體溫傳來,然而菅原卻連微笑的力氣都沒有。(原來笑容也是需要力氣的啊,菅原分神這麼想。)

「這個是……?」

「啊,剛剛隔壁班的……中島同學交給我的,說是要我幫忙拿給你。你來的正好,信就交到你手上啦。」菅原藉勢掙脫澤村的雙手,將信件塞到對方手裡。「對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耶,大地的桃花真好!」

「呃,雖然是這麼說,不過我對她也沒印象啊?為什麼不自己拿給我啊?」

「大概是因為害羞吧?而且澤村隊長這麼忙也找不到空檔告白啊。」菅原這麼說,煞有其事的口吻底下卻充滿著心虛,特別是在某兩個字從嘴裡說出來的時候。

「好吧,總之我會好好拒絕的。」

「你連信都還沒看就準備拒絕對方,大地原來這麼無情嗎?」菅原半開玩笑地說,沒想到澤村卻沉默了半晌,讓兩人之間的氣氛頓時間尷尬起來。

正當菅原想說些什麼來緩頰的同時,澤村將信收進口袋裡,雙目灼灼地凝視著菅原,垂在大腿兩側的手掌默默地握緊。

「並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已經有了喜歡的對象了,如此而已。」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