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排球大菅】日之花08

前情提要→ X 



「……說的也是。」

「未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我們現在才二年級呀。也只能繼續努力練習下去囉。」

「但是西谷跟旭──」

「他們兩個一定沒問題的啦,不管是西谷還是那個膽小鬼,不都是真心喜歡排球的嗎?不會因為這點挫折就放棄的。」

真是如此嗎?菅原張嘴卻沒將話語說出口,試圖維持臉上的笑容,卻壓不下內心的惴惴不安;即使扭轉了過程卻改變不了結果,這樣子究竟算是改變了?還是沒有改變?

如果沒有改變,是否自己沒有把握住回到這個時間點的機會?如果有所改變,那麼這個時間軸的未來,西谷與東峰也會因此而決裂,並離開排球社嗎?

菅原不敢再想。在離開器材室前,菅原回首望向陳列在角落的斷裂木柄,銳利的斷面彷彿劃開了視線,在菅原心中留下鮮明的記憶。


隔日的練習東峰缺席了,再隔一日便發生了西谷在走廊上堵到東峰、並把走廊窗戶的玻璃撞破的事件(貌似是西谷在拉扯的時候,不小心手肘拐到窗戶的玻璃而導致玻璃破裂),所幸這起意外並沒有造成任何人受傷。但恰好被經過走廊的主任看見兩人拉扯的景象,因此被主任認定為肇事者的西谷被懲處在家反省一周,並且禁止參加社團活動為期一個月的時間。

這個消息來得突然,讓排球隊的每個人都覺得意外──對於菅原來說也不例外,雖然他感受到的意外與其他人並不相同。面對即將來到的春假和練習賽,對烏野而言,缺少了自由球員無疑是戰力上的一大損失。就在這個當口,與西谷起了爭執的東峰也從缺席一次練習、變成整整一周都沒有出現在第二體育館;與記憶雷同的情況,讓菅原臉上的擔憂逐漸無法遮掩,握緊的掌心一點一滴逸失溫度。

有那麼短暫的片刻,菅原突然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何置身於此。


時間推移,接踵而來的期末考與結業式將僅剩的二年級時光填滿,在春假的集訓開始之際,菅原已再一次脫離了二年級學生的身分,熟悉的隊伍裡也再一次少去了兩個身影。

在為期兩周的春假裡,集訓的練習時間集中在第一周,主要的內容為基本項目的訓練、分組比賽的實戰練習,以及最後一日與鄰校聯合進行的練習賽。結業式結束後,隔了一天休息日,當菅原再度踏進體育館裡時,館內已有個身影矗立在球場上,漆黑的隊服外套上斗大繡著「烏野排球部」的字樣。

菅原還沒來得及出聲,對方就因為大門拉開的聲音而先轉過頭來。

「早啊,菅。」

「大地早安。這麼早就到啦?吃過早餐了嗎?」

「吃過啦。因為很興奮所以一早就醒了。」澤村一邊走近菅原一邊這麼說。

「聽起來好像小朋友喔,遠足前興奮得睡不著之類的。」

「我才沒有睡不著好嗎,差很多耶。話說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其他人應該也快到。」

「說到這個......你昨天跟旭談得如何?」

澤村聽見菅原這麼問,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就知道你要這麼問」的模樣,有些無奈地笑了起來。

「我想那傢伙暫時不會回來打球了。」

「怎麼會……」

「也許是自責,也可能是恐懼,總之他本人沒有要參加集訓的意願,我也無法強迫他。我有和他說關於西谷被懲處的事情,但他沒有針對這件事情多說什麼。至於開學後的練習......要來還是不要來,決定權在他。」

「這樣好嗎?我的意思是,就像大地你說的,比賽的結果是整個隊伍目前的情況,並不單是誰的責任;但是旭因為愧疚自責而不來練習,如果這情況一直持續下去,感覺上就像是他退社了一樣……」

「社團有社團的規則,只要他沒有交出退社申請書,就還會是排球社的一員。雖然我們都不覺得那場比賽的結果是誰的錯,但每個人的確都還有需要努力的空間,況且排球就是一項講究串聯與默契的運動,如果有人並非出於己願站在球場上,那麼對球隊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說到底,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面對的、自己內心的那堵牆,今天即使我們贏了伊達工業,也可能在未來的比賽裡遇到其他挫折,如果我們還要更上一層,這就是烏野每個人必經的歷練。」

澤村的一席話,讓縈繞菅原內心數日的陰霾稍稍散去,透進了一絲光亮;也許就如同澤村所說的,不論如何,這都是東峰與西谷、乃至於整個烏野排球社所必須跨越的阻礙。

「……這麼說也是呢。但是是難得的集訓啊,還有練習賽。我們已經要三年級了,能夠打球的時間也不多了。」

「放心吧,我相信等西谷回來之後,旭也會一起回來的。畢竟我們可是從一年級開始就一起打球了,再辛苦的訓練也都撐過來才走到現在,不會因為這點挫折就全盤放棄的;雖然他的膽子不是普通的小就是了。明明長得那麼魁武……」

「大地是在忌妒旭嗎?身高之類的。」

「啊啊,的確是想再長高一些啊──」

「還會有機會的,我也想再長高一點,免得每次攔網高度都差別人一截。」

「盡力就好囉,畢竟這種事情也強求不來。」澤村一邊這麼說,一邊握起菅原的手。「太好了,你終於又這樣笑了。最近一直覺得你看起來心情不太好,有點擔心你。」

「真的都瞞不過大地呢,我還以為我掩飾得很好。」菅原苦笑說道,畢竟對他而言並不是第一次經歷這件事情,而且他也自認將情緒處理得很好了,沒想到還是被澤村一語道破。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吧,只要有心事的時候,你的額頭就會有一點緊繃的皺在一起,然後眨眼的速度會比平常快,次數也比較多。」

「被這麼詳細觀察還真是心情複雜呢。」菅原半開玩笑地這麼說,欲將手掌自對方手中抽出,沒想到卻被澤村拉住手。

菅原有些錯愕地抬起視線,卻撞進澤村澄澈如夏季晴空的雙眸裡,沉穩而溫暖的眼神將菅原拉回許久以前以及許久以後的那個時空──菅原突然覺得被握住的手掌掌心裡滋生出另一份心跳,炙熱地融化了兩人手指肌膚的觸碰,彷彿下一秒就是距離更近的接觸。

突然身後響起其他社員說話的聲音,讓菅原猛然回神,倉促地抽出手並將視線從一對一的凝視中移開;面對田中與成田的問候,菅原一時之間只能以尷尬的笑容回應,然而剛踏入體育館的社員們並沒有注意到菅原笑容裡的尷尬,在問候過後便逕自放置物品與換鞋、準備熱身。菅原一邊在心底暗自慶幸,一邊又察覺到身旁的視線。

菅原迎上身旁澤村的目光,對方只是微微一笑便帶領起眾人進行熱身,連忙加入熱身行列的菅原扭動著四肢,一顆腦袋裡想著的盡是「為什麼只有大地會發現呢」──但仔細一想,確如澤村所言,回顧兩人相處的時光,貌似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如果說這就是喜歡,那麼意思是,大地從以前開始就喜歡自己了……?

菅原被自己得出的結論驚訝得忘記換邊壓腿,在澤村又看向自己之前連忙跟上其他人的動作,同時告誡著自己練習的時候不要多想其他事情。

菅原垂下視線,緊盯著自己的護膝,但卻感覺方才掌心的炙熱不知不覺蔓延到胸口,悶燒出一股喉間的酸澀。他不想失去澤村,然而現狀卻是無從分界起怎樣的澤村是菅原不想失去的?

熱身結束之際,菅原抬起手抹去眼角與額間的汗水,再度審視熟悉的體育館與球網場地,一股慾望迫使菅原離開這個空間。他舉手向澤村示意便朝著男廁的方向前進,刻意忽略對方似乎想要詢問些什麼的神情,大步往外走去。

即使是再怎麼熟悉的地點,如今都不再是菅原認知裡面的場景了。現在的他彷彿帶上潘朵拉盒子裡的眼鏡,眼裡所見到的景象即使有著相同的面貌,也都染上了不同的色彩。體會到這點的菅原在無人的走廊上拔足狂奔,試圖將所有思緒都拋在腦後,但除了胸口如雷的心跳聲以外,他什麼也聽不見。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