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排球大菅】日之花07

前情提要→ X 



儘管烏野的氣勢不弱,但依舊沒能在第二局結束之前追趕上伊達工業的得分,雙方以1比1進入到第三局的比賽。裁判鳴哨,兩方球員各自走回休息區休息並補充水分;菅原一邊擦汗一邊觀察著其他人,氤氳熱氣包圍著視線,被汗水浸溼的隊服緊貼在每個人的背部,眾人的疲態逐漸顯露。菅原強壓下心中的不安,與其他人互相討論接下來的戰術對策後,第三局換下了成田,由木下接替上場。

即使菅原內心明白要讓攻擊得分的壓力平均分散到各個攻擊手身上,但礙於比賽情勢,絕大多數的扣殺球都還是交由東峰來執行。菅原忍不住咬緊下唇,看向接在澤村身後踏入場內的東峰,不論是出汗程度或是呼吸的節奏都比其他人還要迅速,就與「當時」一樣──

菅原甩甩頭,試圖驅逐腦中浮現的想法,強迫自己專注於眼前的比賽。裁判的哨聲再起,兩方球員再度回到球場上,隔著球網,站在對面的伊達工業球員看起來就像是堵高聳的城牆。

身為舉球員,職責就應該是替攻擊手劃開身前的阻擋,如同影山與日向兩人的組合;或許過去自己不曾意識到這點,但現在的自己應當能夠做到這件事情才對。

必須更仔細謹慎地洞察球場上的動向,不論是己方隊員或是對方隊員皆然。菅原在心中如此提醒自己,然而手中的排球似乎有了自我的意志,在掌心裡像是生性浮躁的生物般躁動著,無法隨心意所控制。菅原感到有些焦急,恰好此時有人輕捶菅原的右肩,他回頭一望,發現原來是首輪位置在後排的澤村。

「嘿,別太緊張啦。再一局就結束囉。」

「啊、大地。」聽見澤村這麼說,讓菅原有些心情複雜;不論是輸是贏,這場比賽都剩下最後這一局呀。

「大家都不太喜歡打到第三局啊,看來以後要加強體能的訓練呢。」澤村一邊這麼說,一邊握住菅原的右手。「你的手又僵硬了,別想太多啊。」

「我是有些心急了。」菅原順著澤村的手勢抽回自己的右手,並給對方一個微笑。「一起加油吧。」

 

然而第三局的情勢卻不如菅原與澤村所期望的順利,在延長的賽程裡,兩隊球員的體能落差與技術技巧差異益發明顯,在幾次輪轉過後,烏野幾番攻勢皆被伊達工業的攔網防守所阻斷,兩方的得分落差已相當懸殊。場邊休息區的加油吶喊、看台上熙來攘往的人群、隊友間互相提醒的話語,所有聲響都交錯纏繞在一起,卻壓不下菅原愈加激烈的心跳聲。

機會一定存在,即使鐵壁高聳卻非無堅不摧,必須更加小心地伺機而行──正當菅原這麼想的同時,西谷驚險救起險險落地的一球,化去力道的排球沿著菅原的視線飛至上方,菅原站穩了位置,看準前排攻擊手的位置後,一個輕巧的托球就將球舉至離網前有一點距離的地方。

那是東峰最習慣、最擅長的偏高舉球,也是菅原傳給東峰的舉球。在充斥著各種聲音的體育館內,這記無聲的傳球彷彿在說著「就交給你了、主攻手!」

但是菅原並沒有得到回應。

球在脫離菅原的指尖之後,以拋物線的軌道旋轉飛至東峰的前方,而在同時球網對面的攔網員也紛紛就位準備執行攔網,但是眾人所預期的扣球聲並沒有響起。混雜著紅綠白色彩的球體被重力沿著拋物線吸引,最後落在淺棕色的木質地板上,恰好是在停下腳步的東峰前方。

裁判舉起手勢,記分板上的數字隨之更動,然而菅原卻覺得比賽的時間彷彿凝止在這一刻,從額間滑落的汗水垂掛在下顎,只差一點就滴落至地面上。

只差那麼一點、卻如此迥異。

菅原只記得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覺中閉上了雙眼,其他人的呼喊與比賽場地內獨有的緊迫壓力感盡數被黑暗吞噬,放逐到意識無法企及的距離之外。

 

「為什麼要輕易放棄!明明比賽就還沒有結束,為什麼不選擇扣球!」

「西谷,你冷靜一點、」

「即使扣球,也只會被對方擋下而已,只是失去更多分數……」

「要扣扣看才知道吧!在嘗試之前就先放棄,那怎麼可能有機會得分呢!」

「你們兩個──」

「我救起來的球,不准你擅自放棄!」

菅原站在器材室的門外,聽著與記憶裡相差無幾的爭吵內容眉間緊蹙,胸口像是裝著鉛石那般沉重;幾乎是在西谷話語尾音落下的同時,器材室裡迸出一聲巨響,讓站在門外的菅原意外卻也不意外地抖了一下肩膀。

下一秒從器材室走出來的是面色凝重的東峰,菅原望著東峰高聳的背影,原本欲追上對方的步伐,沒想到卻被一股力道拉住手腕,回頭一看發現竟是澤村。

「大地……」

「讓他去吧。」拉住菅原的澤村也是一臉沉重的表情,見菅原停下腳步後便放開對方的手腕。「今天大家都需要冷靜一下。」

澤村語畢,緊接著從器材室裡跑出來的是臉皺成一團的西谷,比起他人矮小一截的身影迅速地消失在菅原的視線裡,身後的器材室裡陸續傳出男生的交談聲與物品撞擊聲。菅原嘆了口氣,與澤村並肩走進器材室內。

「菅前輩、澤村前輩,西谷跟旭前輩他們……」

「不要緊的。先別管他們,趕快整理好球籃跟其他用具吧,時間晚了、等等主任過來就不好了。」

「啊、說的也是!緣下你來幫我拿一下球架──」

「那我先去拖地。」

「我也來幫忙!」

原本手足無措的眾人在菅原的指示下開始整理起球隊的用具,菅原往器材室內又走了幾步,一把斷裂的長柄拖把歪斜地躺在菅原前方的地面上,尖銳的斷面一個不小心就會扎傷腳踝或是腿部。菅原走近前方,蹲下來將斷裂的兩段木柄分別握在兩手掌心,低垂的視線逐漸變得有些模糊。

一陣跫音緩緩靠近,最後停在菅原背後。菅原察覺到身後有人靠近,眨眨眼試圖抹去視線裡的模糊,並同時站起身將斷裂的拖把放置在其他拖把的旁邊;還沒踏出下一步,就聽見身後傳來澤村的聲音。

「別將太多責任往自己身上扛喔,菅。換另一句話說就是,別說這都是你的錯哦。」

菅原聞言,回首望向澤村的眼神裡多了點複雜的情緒。菅原試圖想彎起一個微笑,但卻只有苦澀的味道蔓延在嘴角;幾乎是同時,菅原看見澤村原本輕蹙的眉間皺得更緊了。

「但那一球是我太心急了,沒有看清楚就把球舉到旭的前面。整場比賽也是,如果我能將大家的攻勢組織的更好的話……」

「你傳球的時候旭的確有在跑動準備,是在你舉球之後才……」澤村略為停頓,隨即又開口:「總之那不重要。排球不是一個人的運動,而是一整個球隊的。今天的比賽結果只是顯示出我們整體的實力不足、可做為武器的攻擊還不夠力,僅此而已。不論是個人的技巧或是團隊的實力都還有待加強,這是我們目前的困境,同時也是課題,沒有任何人應該獨自擔下這一切;這才是球隊,不是嗎?」



TBC.


评论
热度 ( 6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