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2014.06.16|HQ|及岩及|每週一日常(3)

 

→影山視角。
→延續不知道哪邊來的及→→→←岩設定。一樣是發生在兩個人還沒有交往的時期。
第一次用設定發布時間我有點兒緊張……



影山一直都很仰慕及川。

或者也可以說是喜歡。但並不是同班的女孩子羞澀地寫下書信遞給自己的那種喜歡,比較像是幼獸會自然親近對自己友善事物的那種好感;儘管及川總是對影山的問題充耳不聞、答非所問,平時看來也時常欺負影山,但影山可以確信對方並不討厭自己。

也許是出自於同樣身為舉球員的直覺,當及川差一點失手向影山揮拳但未果時,比起自己精神上受到的錯愕,影山感覺對方所受到的衝擊似乎更劇烈。


影山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這種情感,也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


他與及川待在同一個球隊、乃至同一個球場上的時間甚短,但只憑這樣短暫的時光,就足以讓及川徹這個人,成為影山排球生涯中極為重要的一個存在。

的確很想贏過對方,以身為舉球員的身分、以球隊中心球員的身分贏過對方。以更精湛的球技,更強健的體格,與對方站在同一片球場上。

影山曾經以為他所羨慕的是被隊友所信任及依賴的及川。因為有強大的能力,所以被大家無條件地相信著,同時取得球場上的勝利──影山一路追趕著及川所建下的豐功偉業,然而卻發現自己身後的路是一片傾圯的空城廢墟。

然而一直到三年過後,這樣的機會終於來臨時,影山才發現,隔著網子的及川雖然臉上依舊是自信的笑容,在球隊中一樣是氣氛的領航者,但眼神中時不時閃過一點陌生的光采──三色交錯的球體被對方輕巧地托起,然後由同隊的攻擊手狠狠扣在己方的場地內。


在球落地的那瞬間,及川的臉上扯出一個笑容,並且與隊友擊掌呼喊。因為笑容而瞇起的雙眼再度睜開時,那樣的眼神又出現在影山的視線裡。

霎時間,影山的腦中浮現過去的許多記憶片段,其實這樣的及川並不陌生──獨自一人練習的體育館,連續發球後被岩泉斥責的及川,在背對著岩泉的時候;被岩泉打斷與女孩子說話的時刻;走在岩泉身後,一同上台領獎的那時候。在及川始終保持的笑臉底下,偶爾會出現這樣的神情。

看似不帶任何情緒的平靜,實際上更像是壓抑著什麼激動情緒。


還有就是現在,當岩泉扣出及川所舉出的球之後,第一時間與岩泉相視而笑,隨後撇過頭、臉上浮現的表情。


也許旁人看起來只是沒有情緒而已。也許看起來就像對於比賽專心致志而不發一語的及川徹。但是,終於了解到隊伍與同伴的信賴的影山,此刻終於明白,如同自己一直在追趕著及川一樣,及川也一直在追趕著他眼前的目標。


影山所仰慕的,及川身為舉球員的部分,原來一直都不是及川真正在追求的「信賴」。然而在明瞭的同時,影山也得到了失敗的結論。

因為他所仰慕的、那部分的及川,並不是想成為全國第一的舉球員的及川,而是想成為某個人唯一的存在的及川。


那是影山一輩子也無法達到的。可也許正因如此,影山才會忍不住打從心底的仰慕,並且覺得那樣的及川、非常耀眼。




謝謝看到這邊的各位,功力實在不到家所以只好再多廢話幾句(艸

這篇真的是及岩及,然後影山真的只是仰慕偶像一般的喜歡及川。

及川對岩泉的單箭頭很大一隻,岩泉其實也是喜歡及川但沒有特別去意識到。兩個人從國中到高中都一直是處在「互相喜歡但彼此不知情的雙箭頭狀態」。

延續上一篇的設定(其實我覺得那篇可能也很多人看不懂…對不起O<<),到高中以後兩個人發展成會親吻的關係,但並不是在交往。

這篇的影山其實是仰慕著一直喜歡著岩泉、並以「成為全縣第一的舉球員!」以及「成為小岩心中第一名的舉球員!」的及川為努力的目標。國中時期的影山並不真正了解也沒有體會到隊友之間的羈絆,因此當時的他無法理解也無從了解及川「想成為小岩心中重要存在」的這層想法。但是當影山進入烏野後,體會到何為「同伴」的他再次看到及川時,才終於能分辨出及川的努力與其中的掙扎緣由。

一個人在無法言明的道路上苦苦追趕著彷彿永遠無法企及的目標,及川這樣的努力與毅力所產生的光芒吸引了影山,進而讓影山產生了仰慕的情緒。文末最後之所以會說影山得到了失敗的結論,是因為,也許影山可以成為比及川更加出色的舉球員,但卻不可能與及川共同角逐岩泉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他也無意競爭就是了XD)

除此之外,或許影山是唯一一個,知道及川付出了多少努力與掙扎的人了。(雖然單細胞如影山表意識裡並沒有察覺到這點就是了)


十分我流設定的設定!對不起被我殘害眼睛的姑娘!但我真的好想寫所以就算寫得七零八落還是…寫了(揍

還好這就只是個練習,大家就當作練習看看就過去吧(奔(揍


雖然話是這麼說的,但下周應該還是一樣的設定,然後會換個視角來寫。(這是什麼恐怖預告大家快逃啊!


评论
热度 ( 13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