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戀愛相性一百 (HQ黑月) 04




乍暖還寒的初春時節最是容易著涼感冒,但這對畏寒的月島而言並不是太大的困擾,冬季的衣服要直到接近初夏才會完全收起,向來注重身體狀況的黑尾也都會特別留意天氣,所以兩人皆是與感冒一詞無關數年的人,也很久沒有看醫生吃藥了──沒想到卻在這個許多同事掛病號的時候,黑尾也跟上蒼白著一張臉上班的風潮,病因不是感冒或流感,而是急性腸胃炎。

 

「你確定不請個早退回去休息嗎?業務部應該也有其他人可以分擔一下你的工作吧?」

中午的休息時間,月島和黑尾在員工餐廳用餐時,忍不住關心看起來面色不佳的黑尾。前一晚月島才陪吐了一整晚的黑尾去了鄰近醫院的急診室,打了一針又吊了一袋點滴後才回家,現在黑尾除了吃醫生的藥和白開水之外,其他有味道的食物幾乎都無法進食。

「這兩天有個大客戶,上面交代要重點關照,走不開。」黑尾興味索然地戳弄著被熱開水泡得不見飯粒形狀的白飯,「吃藥後有好多了,不能吃東西比較痛苦,要整整忌食五天耶……」

「你真的沒印象吃了什麼怪東西嗎?」

「最近吃飯都很正常啊,也都去熟悉的店家吃,我真的沒什麼頭緒在哪吃壞肚子……」

「那就只能當作運氣不好了。」月島將盤中的食物吃完後,好整以暇地雙手合掌。「今晚下班要再去看醫生嗎?」

「嗯,急診的藥只到明早,今天應該可以正常時間下班吧,我自己去醫院就行了。」

「既然這樣前輩下午就努力工作吧,可別又加班了。」

黑尾看著月島離去的背影,將碗中最後一點白粥吞進肚子裡,肚子裡的飢餓絲毫沒有被吃進去的澱粉填補,卻也無法接納其他東西。形式上用完午餐的黑尾抓緊最後一點休息時間,滑開手機回覆了幾則訊息,並再次確認晚上的門診時間。在休息時間結束前拆開藥包吞下藥錠,白色扁圓形的藥片貼著舌面滑進食道,明明是比指節還要小的物體,在體內的存在感卻如此強烈。

 

當月島注意到電腦螢幕顯示的時間時,窗外的天色已經近乎全黑,也差不多是將手邊工作收尾下班的時刻了。在著手整理剩餘的工作進度前,月島先傳了訊息給稍早前準時下班的黑尾,但直到月島收拾完桌面、打好下班時間的卡,搭了電梯走出一樓大廳的閘門時,傳出去的訊息都未被讀取。

月島的眉間微微皺起,在熙來攘往的地鐵月台上看起來並不顯眼,只是眾多通勤上班族裡面的一個。他拉緊外套的扣子,徐徐吐出一口氣,站在車廂內靠門側的位置上垂首沉默,插在口袋的雙手,一隻手握著手機、另一隻則揣著一把鑰匙,原本冰冷的金屬表面經過月島反覆撫摸而變得溫熱。他擁有這把鑰匙很長一段時間了,卻從來沒有用過,首次遇到需要使用的時刻,反倒多慮多疑起來。

站在黑尾家門前,月島又撥了一次黑尾的電話卻仍舊無人接聽,心中的不安壓過遲疑,讓他拿出口袋中的鑰匙插進門把下的孔隙裡。同樣型式的門鎖和門扇,乃至門後玄關處開關的位置及室內隔間方向,對雖然是第一次進黑尾家的月島來說並不困難(畢竟月島家也是同樣的形式),但卻還是感到一股違和的陌生感。他走進起居室,果不其然看見躺倒在沙發上的黑尾,身上只草草裹了條薄毯子,一旁的矮桌上散落著藥袋與營養補充食品,看起來都尚未開封。

「黑尾學長。」月島放輕腳步半蹲在沙發旁,試圖喚醒黑尾。「黑尾學長?」

見黑尾沒有反應,月島伸手摸黑尾的額頭,比正常體溫還要高出一截的溫度嚇了月島一跳──白天時黑尾看起來身體狀況還行啊,怎麼反而回診後發燒了?

月島隨即打開臥室暖氣,接著將倒在沙發上的人架到床上,儘管兩人身形體格相近,這一趟下來仍舊費了月島不少力氣。移動過程中無可避免地擾醒了黑尾,因此當月島將他放倒在床上,並坐在床緣輕喘著氣時,黑尾已半睜雙眼,半夢半醒地看著月島。

「還沒吃藥對吧?」月島看著點頭的黑尾,心底有股無法宣洩的悶氣。「晚餐吃了?」

「沒……回來覺得很睏,就躺了一下……」

「你曉得躺了這一下就發燒了嗎?」月島忍不住捏上黑尾的下顎,卻得到黑尾一個虛脫又欠扁的微笑。

「啊……難怪這麼暈……月月看起來有三個……」

「聽你胡謅。」

放棄跟黑尾繼續無意義的爭辯,月島折回起居室拿了處方簽藥袋,先拿了退燒的藥讓黑尾服下,想起矮桌上的營養補給品才恍然大悟,四處打量的眼神這才落在黑尾身上。

「原本就只打算吃這個?」

「連這個都不想吃了,沒胃口。連喝水都……」黑尾罕見地皺著一張臉,「直接給我藥吃吧,晚點我再吃晚餐。」

「現在都幾點了,再晚下去連消夜都說不上。」

「不吃一頓也不會怎樣,醫生說再過兩天就好了……」黑尾迎上月島探詢的眼神,似乎嘆了口氣。「對,再這樣半死不活兩天。」

「所以我應該放生你嗎?按照醫生的話好像是這樣。」月島伸手摸黑尾的額頭,才剛服下的藥還沒發揮效用,溫度依舊比掌溫還要高些。「第一次來你這裡就要當保母,還真是讓人印象深刻啊。」

黑尾低聲笑了起來,拉住月島的手靠在臉頰旁,張嘴說的每個字都小心翼翼,像是平均分散了剩餘的力氣在每一個音節裡。

「醫生說這個不會傳染。」閉上雙眼的黑尾此刻彷彿夢囈,「可以再陪我一下嗎?」

月島垂眸凝視黑尾的臉龐,半晌後抽回手並推了推眼鏡。「那你得先陪我吃飯。一下班就直接過來了,連半口水都沒喝。」

月島的話讓黑尾馬上睜開眼睛,張嘴還沒說話就又被打斷。

「誰叫某個人不回訊息也不接電話。怎樣,現在有胃口點了嗎?」

「……沒人像你這樣對病患討價還價的。」黑尾擺出投降手勢,「你先弄點自己吃的吧。」

「好,你先休息,好了我再來叫你。」

「要是我睡著了怎麼辦?」

「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挖起來。我對沒有味道的白粥可沒興趣。」月島收拾散落在床旁的藥袋與水杯,順手替黑尾掖好被子。

 

「月。」

「嗯?」

走到房門口的月島被黑尾叫住,他停下步伐回過頭,看見自己的影子被臥室外的光源拉長,細細地攀上包裹著黑尾的棉被表面。月島的眉間又悄悄皺起,因為背著光,猜想黑尾應當看不見自己臉上的表情,也就沒有刻意隱藏。

「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正在發燒的人這麼說完全沒有說服力啊。而且我並沒有擔心你,放心吧。」

「皺著眉頭的人,說這話也不太有信服力啊。」

昏暗中黑尾似乎笑了笑,讓月島忍不住也彎起嘴角──哪裡還有人皺著眉呢?





TBC.


後續部分收錄於《100 Phases Of Lovers》中(雖是這麼說但其實大概也就小小一段而已*艸)
刊物會於CWT48活動進行販售,不曉得有沒有機會參加廣州的排球翁,若有機會的話,可能會考慮做個簡體橫排式的再錄或刊物販售(但一切都還未定> <)
謝謝看著這個沒頭沒尾的故事到這邊的人,很私心的寫了自己最喜歡的類型,沒有明確的開始也沒有真正的結束,希望他們兩人能一直如此美好幸福的交往下去ˊ///ˋ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