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戀愛相性一百 (HQ黑月) 03


黑尾是個風趣而容易相處的人,不僅是高中時對他的印象如此,如今在公司裡,多數人對黑尾的評價也不外乎是這幾個形容詞。表現亮眼,但卻不會過於突出,工作範圍內的事項也都能盡責完美地達成,前陣子還跨部門協助了業務部的突發狀況,獲得上司的讚賞與青睞。不論是與黑尾共事或交往都非常輕鬆,於公於私皆有相同感受的月島有時也會忍不住懷疑,兩人這樣看似單方面的關係究竟可以持續多久。

他自認對黑尾的態度與旁人無異,不是會主動邀約他人的類型,即使是興趣相關的事也很習慣自己進行。與黑尾交往後,月島自覺給予黑尾最大的特權,大概就是讓對方以各種荒誕的理由硬闖進家裡耍賴或過夜。某天月島突然反思,倘若自己站在黑尾的立場,名為「月島螢」的這個人身上究竟有哪些特質會吸引自己,思考半晌後盡是一些模糊的答案。

於是月島就在兩人獨處時,向黑尾坦承了這個困惑。


「有件事情我最近有些困惑。」月島放下手上剛查完資料的手機,細微的桌面碰撞聲彷彿是某種提示音。「黑尾學長究竟喜歡我什麼地方?」

「嗯?」剛吞下最後一口餃子的黑尾像是沒料到月島會提及這個話題,臉上的表情有些呆愣。「怎麼突然這麼問?」

「也沒為什麼,就是有些想不明白。平心而論我不是個有趣的人,對人也不熱絡,現在也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雖然我不覺得這樣不好,但一般不會是優先擇侶的條件吧?」

黑尾聽完後歪著嘴狀似苦惱,但嘴角仍保持著些許上揚弧度。「不愧是月,說話總是這麼一針見血啊,判斷情況的能力依舊精準,對自己也絲毫不留情面。」

「恕我資質駑鈍,聽不出來是褒是貶。」

「你說呢?」黑尾好整以暇地看著月島,眼神中有著一點探究。「向來謀定而後動的你會這麼問我一定不會沒有原因。開會內容還是人事異動下來了?」

「都不是。你的公事包沒關好,倒下時散出一些資料,替你收拾的時候看見相親照片。」月島一臉「請好好解釋清楚」的表情,儘管神情肅穆,但在拉麵店暖黃色的燈光下顯得不太有威嚇性。

黑尾聞言嘆了口氣,起身結帳後走在月島身後踏出店門。飄在半空中的雪花比起兩人踏進店裡時還要稀薄,兩人索性不打傘,走在被行人踏出路面的人行道上。怕冷的月島戴上連帽外套的帽子,半張臉埋進圍巾裡取暖,不時呼出的熱氣化成白煙,隨著前進的步伐飄散至身後。

「其實是同一件事情。」踏上人行天橋後,黑尾開口打破兩人之間的沉默。「上週例行性的個人面談時,課長問了我有沒有意願去關西地區的分公司,說是之前合作計畫時,負責關西地區的本部長很欣賞我。相親的照片也是那時候給我的,是本部長的姪女。」

「印象中我們和關西分公司之間很競爭,這招是挖角兼聯姻?」說完後,連月島自己都被話中的可笑引得抽動嘴角。

「管他是什麼,擺明了是個局,而且對象還不是我。我不過是旗子而已,去了也未必有什麼好的發展。更何況,我後來發現照片中的那位小姐……是貴校球隊經理、谷地同學的大學同窗。所以我向一些朋友打聽消息,據說對方早就心有所屬了,拒絕的比我還要早。」黑尾雙手一攤,聳了聳肩。「我是不認為課長會因為這件事情為難我啦,別擔心。」

「我沒有在擔心。」

如果沒擔心的話,怎會突如其來問了不尋常的問題?黑尾沒有戳破這點,伸手撫去月島肩上的片片雪花,越過對方的肩眺望腳下的車水馬龍。夜間城市裡的霓虹燈火與鵝黃火光交錯著細小的雪花片,年復一年地降落的雪,經過時間輪替而更改的商家,看似重複再現的場景,卻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曾重複。

即使如此,即使十年前的你我已不再,但我們仍然走到了彼此面前。

月島順著黑尾眺望的視線轉頭望去,還沒開口問黑尾究竟看什麼看得如此入神,黑尾便開口中斷了短暫的沉默。

「其實那個女生好像跟你蠻像的。」

「你說什麼?」突然的語句令月島摸不著頭緒,語氣滿是錯愕。

「冬天出生,身材高挑,白皮膚,眼皮內雙,好像也打過排球,位置也是攔網。但頭髮長度顏色不同,性別不同,不曉得是沒戴眼鏡還是戴隱形眼鏡。個性的話,沒相處過不曉得。」黑尾一項項細數,在月島發難前話鋒一轉,「因為有好感,所以才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過程中了解到的點滴都是構成喜歡的理由。即使我列出可以稱得上『原因』的項目,也不見得就會喜歡具備同樣條件的對象。喜歡,其實是一種十分飄渺的感覺,比愛還要虛幻,但投射的對象卻又十分真實。對我來說啊,月,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會感覺這個世界變得不同。」

「有什麼不同?」

「嗯……像是覺得下點小雪在外頭吹冷風也不壞,天橋上的風景也還蠻值得一看的,還有現在特別想吃家裡附近的關東煮。」

「什麼跟什麼啊?」月島蹙眉搖頭,「好吧,也許這個問題我應該反問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上一個總是自說自話、自顧自決定的人……」

「怎麼被你一說好像我很霸道一樣。」黑尾瞪大眼睛反駁:「我明明就是個體貼入微的男友!」

「您敢說我還不敢聽。當初是誰硬在夜間自主練習時把我拉下場的?」

「要是我沒拉你留下練習,會有後來的月島螢嗎?我這叫做有先見之明。」

「是、是。關東煮是認真的嗎?」

「認真的。」

「這又是哪招,不是剛剛才吃完晚餐嗎?」

「聽說熱戀中的人胃口都會特別好,我這是幸福的食慾。」

「沒必要靠食慾來證明這點吧!」被黑尾無厘頭的話繞得分不清楚方向,語畢後月島才從黑尾意有所指的笑容裡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話。「煩死了,要吃就快走,外頭有夠冷。」

「我想要點蘿蔔跟竹輪,再加一份豆腐!」跟在邁開步伐的月島之後,黑尾臉上掛著笑容繼續說道:「不過我吃不完那麼多,月跟我一起吃好嗎?」

「既然吃不完就不要點那麼多啊?」

「可是每種都想吃啊……」

「豆腐勉強可以,其他你自己想辦法。」月島頓了頓,接著說:「我還要一份高麗菜煮。」

「哇,是誰剛才說才剛吃完晚餐啊?」

「沒辦法,我男友愛用食慾表達情感狀態,我只好配合演出囉。」

黑尾識相地讓對話停止於月島的反諷並做出投降手勢,至於月島雙頰通紅而使話語聽來反像是撒嬌的這件事,則是屬於黑尾一個人的秘密。


///


一起度過大半聖誕節假期的兩人,在新年到來前各自回到了故鄉。距離比較近的黑尾在月島離開半天後才姍姍收拾行李,照料好窗台邊的盆栽(據說是月島送給黑尾當作轉移注意力用的,但顯然成效不彰),整理好最後一包垃圾,便提起行李袋離開租屋處。

這不是兩人交往後第一次短暫的分離,事實上除了新年與盂蘭盆節之外,隸屬業務部門的黑尾偶爾需要到不同地區拜訪客戶,也曾因某個跨區域的專案而至分公司做短期的支援。然而宮城與東京這段熟悉的距離,總讓黑尾回憶起青澀的高中時期──儘管平淡的記憶裡並沒有鮮明的亮點,但從現在的親密關係回首最初也別有滋味。黑尾還記得最一開始是自己強迫月島在手機裡輸入了自己的聯絡資料,一臉想拒絕但又無法的月島彷彿用盡全身的細胞無聲傳達著「愛加就加,反正我不會聯絡你」的氣息,但最後卻是月島先傳訊息的。就像合宿集訓時突然出現在體育館大門外、詢問是否能問問題的月島一樣,令人料想不到。黑尾不時會被月島這讓人出乎意料的一面打亂節奏,反常的是黑尾並不感到困擾或不快,而是充滿好奇。

月島的能力遠在他自己所認知到的程度之上,這點不管是過去或現在皆然。

在前往車站的途中,黑尾尋隙抽了根菸,迎面吹來的冷風讓這根菸燃燒得困難,抽起來也無甚滋味,但黑尾並不在乎。他並不在意這根菸抽起來如何,只是需要抽菸這個舉動,彷彿是某種儀式。他從來不在月島面前點菸,即使月島知道黑尾會抽菸也並不厭惡,但黑尾只有在獨自一人時,才會點燃香菸。

一根菸的時間很快就結束了,黑尾將菸蒂丟進隨身攜帶的菸灰盒裡,轉身時呼出一大片白色霧氣。


跨越票閘口時,地鐵進站的提示音與手機的震動同時響起,黑尾低頭確認手機螢幕上顯示的訊息,一個停頓便錯過了這班地鐵。列車離站後的月台呈現短暫的空曠寧靜,黑尾用殘留著菸味的指尖輕撫過螢幕,彷彿能聽見傳遞訊息的人用一貫的語氣說著同樣的話。

黑尾花了點時間敲打螢幕,回傳幾則帶著各種顏文字表情的訊息給遠在宮城的月島,待他將視線從手機螢幕上離開,另一班列車即將進站的提示音徐徐響起,不知何時月台上已經再次聚集起準備搭乘地鐵的乘客。

串聯起城市各處的網絡龐大而密集,追求高效率的同時也將人與人的距離拉得更遠,但戀人的話語就如同具有魔法的咒語,寥寥數句便能驅趕城市裡的寂寞冷清。

最後一根菸還躺在黑尾夾克內層口袋的菸盒裡,但黑尾知道,在這個假期裡,已經不再需要它了。




TBC


评论
热度 ( 43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