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MT‧月

二次元同人衍生集中,主HQ!

戀愛相性一百 (HQ黑月) 02


最終黑尾還是抵不過生理的需求,就這樣躺在沙發上睡了幾個小時的回籠覺,再次醒來時原本曬在腳上的太陽已經溜到窗戶邊,身上連條毯子也沒蓋,一時之間黑尾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睡夠了所以醒來,還是被冷醒的。

坐起身一陣抖擻,感覺不久前吃下肚的早餐已消化殆盡,黑尾站起來在屋內隨意走了幾步想找點東西塞牙縫,這才想起從月島家提回來的保溫壺還沒打開。扭開保溫壺的蓋子,裡頭裝著的蜂蜜檸檬水溫度正好適合就口喝,黑尾沒有花太多時間就喝完了,驅走胃裡最後一點不適,卻更彰顯飢餓的存在感。打開冰箱拿出之前吃到一半的袋裝洋芋片,抬頭確認牆上時鐘的時間,盤算著等等出門吃個有點晚的午餐,回程時再順道去買些東西,回家後再來進行一周一次的掃除。

黑尾將吃完的零食袋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拿起外出大衣與錢包鑰匙準備出門。關上屋內電源,從口袋裡摸出手機,閃爍的提示燈在黑尾滑開螢幕後熄滅,猶豫著是否要找月島一起出門的同時看見對方傳來的訊息。點開訊息只是幾秒鐘的事情,內容卻勾起黑尾嘴角的弧度,久久未散。


『在幹嘛』

『醒了沒?』

『保溫杯請記得洗乾淨後歸還』

最後一條訊息傳來的時間是十五分鐘前。黑尾折回流理台拿起正在晾乾的保溫壺,鎖好大門後往月島家的方向走去。按下電鈴,大門應聲而開。

「太慢了。」月島斜靠在門框上,挑眉看著黑尾。

「還好吧?從我家走過來也才兩分鐘,很快了。」黑尾笑嘻嘻地遞過保溫壺。「謝謝。」

月島不置可否地接過瓶子,一個側身轉而走進屋內。黑尾跟在對方後頭進屋,輕輕帶上大門。


走進屋內便聞見香料與奶油的香味,黑尾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循著月島的步伐走到料理區。擺在電磁爐上的平底鍋內盛裝奶黃色的醬料與筆管麵,看起來十分誘人。月島點開電磁爐的開關,轉身想從冰箱裡拿東西,才發現黑尾竟然就在自己身旁。

「礙事,去一邊坐著。」

「都下午兩點了,你也還沒吃飯嗎?」

月島回頭看了一眼黑尾,神情就和剛才說「太慢了」一模一樣。「我吃過了,那是留給你的。還是你也吃過了?我猜你頂多只吃了垃圾食物。」

「……」無法辯駁的黑尾只能舉手投降,聽從房間主人的指示,到起居室的沙發等待。

義大利麵很快就熱好了,月島端著圓扁盤走到起居室,將盤子遞給黑尾。和黑尾家相反,月島家的落地窗向西,穿透玻璃曬進屋內的陽光正緩慢地拉長它的步伐,當黑尾吃完手中的義大利麵時,午後的陽光正好照在他的腳邊。

「今天天氣真好,等等一起出門吧?」

「好啊,你打算去哪?」

月島答應得乾脆,反而讓黑尾感到有些意外。「……隨便逛逛吧,你有想去哪裡嗎?」

「最近有幾個團推出新專輯,想去唱片行晃晃。順便去隔壁店看看音響。」

「嗯、好啊。」

「另外我收到這間店的草莓季折扣優惠券,同行第二人折扣百分之三十呢。」月島笑容可掬,語氣雖是溫和可親,卻讓黑尾心中的警鈴大作。「前一晚喝掛到擠上後輩的床,還讓人等了大半天的前輩,應該不會拒絕這個小小請求吧?」

黑尾啞然失笑,從沙發上站起來,在走向流理臺之前摟了一下月島,偏頭將吻落在對方的頰側。冬日的午後陽光有令人眷戀的味道,即使是瑣碎的日常對談也顯得閃閃發亮。

「沒問題,我今天的時間就交給月島部員了。」

「只剩下半天了好嗎?」月島輕輕推開黑尾的摟抱,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隨後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對勁,抬手抹去黑尾方才親過的臉頰。「而且,吃完東西後要擦嘴是基本禮儀吧?你怎麼能吃得滿嘴奶油醬──」

「這是我對你做的料理的愛呀!」

「等等出門我不帶錢包喔,交給偉大的前輩買單了,謝謝。」

「欸、等等,有事情好商量啊月島!」


街上人潮川流不息,兩人一路沿著商店選逛,然而不管是專輯或是音響,似乎月島都沒有特別中意,店內走了一圈後兩手空空地踏出店門。黑尾對影音設備沒有特別研究,見月島比預期中還要快離開,放下手裡正在把玩的耳機,跟在對方身後走出店家。

「想看的還沒進貨,老闆說要等下星期。」面對黑尾一臉疑惑神情,月島主動開口:「之後有空再過來看看,不急。」

「家裡那個不是還好好的嗎,打算換掉?」

「我也還在猶豫……所以才想看看實品再決定。」看了手錶錶面時間,月島緩下腳步。「黑尾學長肚子餓了嗎?」

「嗯?還好,不怎麼餓。等等不是要去吃蛋糕?晚點再買些關東煮當消夜回家就好啦。」

「好像也行。」

月島垂首思考,還沒戴上手套的指尖被冷空氣凍得蒼白,黑尾直接伸手探進月島的大衣口袋,將手套塞進對方掌心。兩人因為吵雜的人群而必須靠近說話,高挑的身材在街上看起來雖然顯眼,但在熙來攘往的人群裡看起來並不突兀。這附近除了書店與影音店家外,也有不少運動用品的商店,因此路上不乏三五成群的青少年勾肩搭背地嘻笑而行。黑尾順勢勾起月島的手臂,邁開腳步往甜點店前進。

「欸、黑尾學長、」

「好啦好啦,再不走都要天黑啦。」黑尾的步伐輕快,「還是比較喜歡夏天啊,這麼早就天黑感覺時間過得特別快。」

「冬至都還沒到就這麼感慨,難道真的是年紀到了?」

「說話這麼直接還真是月島的特色啊!真不好意思啊,前輩就是多吃了兩年的米飯,說話就是比較老氣一點啊!」

月島聞言輕蹙起眉,好氣又好笑地說:「怎麼覺得同樣的稱呼,從你嘴巴說出來就特別……惱人。」

「我倒是覺得這種稱呼可以省略了,以我們的關係。」黑尾從另一側的口袋裡舉起手,在兩人之間比劃示意。「我可是很期待月月叫我小黑啊?」

「不可能。」月島幾乎是反射動作地秒答,兩人之間瞬間靜默,爾後忍俊不住地笑了起來。


出於長久以來的習慣,月島始終對黑尾維持著下對上的禮貌態度,從前在學時是學長學弟的關係,進社會在次碰面時也是前輩與後進的關係,因此這個稱呼習慣就始終沒有改掉。公事上月島總是稱呼黑尾為前輩,私底下則以學長稱呼之,極少數的某些時刻(好比說酒後的夜晚),月島才會直呼黑尾的名字。儘管隔天早上月島都會否認,但黑尾並不在意這種小事,反而很樂於欣賞月島暈紅一片的脖頸與耳廓──事實勝於雄辯嘛。

當作是戀人間的情趣也無不可。就像現在,被拉走注意力的月島已經不怎麼在乎兩人勾手走在街上這件事了。黑尾一邊接續話題和月島交談,一邊小心避開迎面而來的人群,在某個路口停等紅燈時,感覺到月島的手指悄悄地勾上自己的指間。

這樣就很好了。不必刻意強迫,假以時日,種子自然會發芽生根,生出枝椏與綠葉,甚至是開花結果。無論外面的世界如何,黑尾只希望能給這顆種子一個自由成長的環境,即使它長得慢一些也無所謂,他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等待。一株植物應享有的光與水,黑尾希望它也全都擁有。

黑尾勾起嘴角,回握十指交扣的手,號誌燈轉綠之際與月島一起邁開步伐,跨過黑白交錯的橫線。




TBC


评论
热度 ( 20 )

© 浮光掠影 | Powered by LOFTER